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十八)

林方上线

苏沐秋上线

于是……OOC肯定有

私设满满慎慎慎

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渣渣渣……【什么话

Ready?













GO



(十八)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知是哪个多嘴的知道了蓝河已经失控过一次了,很快其他并不知情的公会也都收到了消息。甚至有信寄到兴欣,让叶修公开目前已知的情况,或是要求直接在蓝河还能控制的时候直接处理掉。

 叶修自然是不会管,但是不代表蓝河不会有想法。

 在无意间看到信的时候,蓝河的心沉了沉,拿着纸,走到正在看着电脑的叶修边上,把纸递了过去。

 “你打算什么都不说吗。“蓝河的声音有些不明显的发颤,他想知道叶修是怎么想的。

 “这不过是嘉世设下的圈套而已,不管之前那次你变成怎么样,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那么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你扣押在嘉世;而就算我及时赶到了,他们也有理由相信你终会有一天失去控制,他们也有理由相信我的能力不够,无法控制你,他们就更有理由说你不能继续存在,顺便能把兴欣给铲除了。一举多得,他们只会求之不得。“叶修转过头看着蓝河,”如果你因为他们的这点把戏就开始担心,那以后哥不在怎么办。”

 蓝河没有说话,他确实没有多想,把寄来的信递给叶修,“那写信的人也都是嘉世安排的?“

 “这些人估计是之前被吸血鬼恐吓过的,在嘉世的煽动下,就算是圈套,也跳的心甘情愿。“

 当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兴欣门口站了挺久的一个人像是下定了决心,走进了大门。

 “唔,有客人啊。“叶修突然站了起来,把蓝河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客人?蓝河没听说要来人啊?刚想问,就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很快反应过来,那是纯血种吸血鬼才会有的压感。

 跟在叶修身后,走到大厅,看到了那个陌生的吸血鬼。

 “老林啊,好久不见。怎么有空到兴欣来了?“叶修也不说什么客套话,”是来看方锐的?“

 蓝河知道的,在猎人圈里姓林的就只有林敬言一个,印象中他并不戴眼镜,今天却戴了一副金丝的全框眼镜。

 “老林?“方锐估计是听到动静了,方锐从训练室里出来,看到那个熟悉的人,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你……不是…“

 “你想说我不是被以下克上了吗,我现在去了霸图。“

 霸图?叶修只听说他们找了一个纯血,但没想到是林敬言,看来是想让霸图一如既往的称霸下去吧。

 蓝河看了看两个吸血鬼,显然很久没见有很多话想说,叶修却完全没打算避开,果然情商也不高啊。在心里叹口气,拉了拉叶修的衣服,示意他把时间留给他们俩。叶修当然很乐意,他也不太想打搅这两只关系不寻常的吸血鬼。

 “方锐大大就打算这么让我站在门口啊?“林敬言等叶修和蓝河都离开之后开口说话了。

 “老林…你为什么要戴副眼镜?“方锐当然不会让林敬言就这么干站着,把枪捡起来之后,就带着人往自己的房间走。

 “唔,看起来更斯文啊。“林敬言并不近视,戴眼镜纯粹只是觉得更加斯文,而且方锐之前提起来过,觉得自己戴眼镜会更有斯文禽兽的感觉,虽然自己觉得流氓这个称号比较适合自己。

 “老林你不是…因为我那句‘你戴副眼镜会更好‘才戴的吧…“进了房间,方锐关上门,才想到自己好像开玩笑的时候有和他说这句。

 “你觉得是不是呢?你在兴欣过得挺不错的啊?一个人有两张床。“林敬言看着两张床,”还是说给客人准备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怎么突然想到来兴欣了。”方锐的房间本来只有一张床,是他要求加的。

 “只是出任务途中顺便过来看看,叶修没有欺负你。”提到这话题,方锐的脸色不太好,看来是被叶修打击过了,不过也好,自己总是惯着他,需要有个人来帮自己。

 走到方锐边上,林敬言拉住了他的手,低头在他嘴角碰了碰,“这么久没见,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对上林敬言的眼睛,没有那副眼镜的时候,方锐倒还勉强能透过眼神猜到他在想什么,但是现在,那一层树脂镜片,却挡住了林敬言的眼睛。

 叶修和蓝河去了训练室,蓝河拿起一把枪,检查了子弹,上膛,解锁,对准了模拟的靶子。

 “他们俩什么关系啊。”扣下扳机,枪响过后,一个模拟靶子倒下。蓝河转头去看站在边上的叶修。

 “小蓝啊,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和沐橙学坏了。而且训练的时候就专心,别偷懒。”叶修走到蓝河边上,握住他的手,举起枪,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连着扣下扳机,所有的靶子都倒下。

 蓝河从刚才叶修握住自己的手开始就已经不知所措了,更别说自己现在完全就是在叶修怀里。长期抽烟留下的尼古丁味充斥了自己的鼻腔,虽然叶修没有心跳没有温度,自己也已经不是正常人的体温,但这个姿势,真的太暧昧了啊!

 放开蓝河的手,果不其然,他已经有点僵硬了。叶修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烟,点上一支。

 “方锐和老林一起长大的。应该说,是林敬言让他变成了吸血鬼,并且养大了他。”叶修也不顾陈果的“严禁站立或靠坐”的牌子,坐在了训练台上。

 “纯血种…能让普通人变成吸血鬼?”恢复正常之后,叶修的话让蓝河有些疑惑,如果可以的话,为何叶修还要费那么大的劲去找齐其他的纯血种吸血鬼?

 “可以是可以,但也要看是什么状况。林敬言发现方锐的时候,他家人都被吸血鬼袭击了,他浑身是血的在他母亲的尸体下嚎啕大哭。在咬了他之后,林敬言把自己的血渡给他了方锐,“叶修顿了顿,”如果你不是稀有血种,也可以这么干。“

 蓝河真的郁闷了,为什么自己就偏偏是稀有血种,好比是Rh阴性血,不是Rh阴性血,哪怕是O型的万能血也救不了。

 “然后林敬言就把他带回了呼啸,把他养大。并提他做了副队。一直到被唐昊以下克上。他带着方锐一起离开了。至于方锐是怎么来兴欣的,你就不用知道了。”

 蓝河知道以下克上是怎么回事,一般是觉得自己资历比在任的队长要好,从而提出的挑战,如果成功了,就能成为队长,如果失败了,那就任由现任队长处置。

 “他们都还在呼啸的时候,被称为‘犯罪组合‘,你可以想象一下他们的战斗方式。”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就曾领教过他们的厉害,可谓是不择手段,但还是败在了他和一叶之秋之下。

 “叶修,你怎么知道那么多?”说自己八卦,眼前这人还不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因为当时哥就在林敬言身边。“当初叶修帮林敬言追杀吸血鬼的时候,就是亲眼看着林敬言把方锐变成吸血鬼的,否则他也不会知道的那么详细。

 “叶不修,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讲故事了?方锐是嚎啕大哭吗?“林敬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训练室门口,一脸笑容。

 “哥不就是添了几笔而已,还帮你美化了,老林别这么无情啊。“从训练桌上下来。叶修走过去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小蓝啊,你继续训练吧,什么时候能和哥一样百发百中,那就成功了。“

 靠,明明知道我不过是个普通的猎人,想要达到你那种水平,除非我立马变纯血种吸血鬼!蓝河心里的小人怒吼道。讪讪的把子弹装进弹匣里,继续练习射击。

 “叶修,你看上的,不管是人还是吸血鬼,都不简单。“从训练室里出来,林敬言看着叶修,”是叫许博远吧。这是所有稀有血种的资料,目前知道的,而且活着的,只有他一个了。“

 叶修随意翻看了几页,忽然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放下资料,“谢了啊老林。还麻烦你特意来一趟。”

 “只是来看方锐,顺便把资料给你而已,以后还要麻烦你了啊。”林敬言抬手扶了扶镜框。

 “点心废物嘛,老林你就放心吧。“

 在房间里的方锐不寒而栗。

 送走了林敬言,叶修再次翻开了资料,直接找到那个让自己永远都无法释怀的名字。

 蓝河从打完了所有的子弹,见叶修还不回来,想着大概是送林敬言出去了,就走出训练室,却看到叶修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手里是一份文件,而且看起来,他有些压抑。

 走到他身边,向来还没靠近叶修就会被发现的自己,居然能顺利站到他背后。

 资料上的照片是一个笑得很灿烂的年轻人,名字是苏沐秋,苏沐秋?为什么觉得那么耳熟?想了一会儿,意识到苏沐橙有俩个梓和他一样,不会是…亲戚吧。继续往下看,家人那一栏写着,妹妹——苏沐橙。再接下去,就只有短短的两行。Xxxx年加入嘉世,成为与叶秋齐名的吸血鬼猎人,两年后死于车祸。

 车祸…不等蓝河想太多,就被人一把拎起,叶修不知道为何会突然站起来把自己拎了起来,结果看清是蓝河,就把他放了下来。

 “小蓝河,你这是存心找虐啊?明明知道哥不会手下留情,还要偷偷摸摸站哥身后?“

 “咳咳……谁让你看资料看的那么认真,能怪我吗?“蓝河瞪了叶修一眼,”你刚才看的,是苏沐橙哥哥的资料?“

 “你都看到了啊,没错,想当初,他可是和哥齐名的猎人啊。可惜…“叶修停顿几秒,”可惜他出了车祸。他是我第一个知道的,稀有血种。“

 听完叶修的话,蓝河睁大了眼睛,苏沐秋也是,稀有血种?


评论
热度(33)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