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十九)

伞哥+叶修过去(不是伞修啊!)

邱非路过

周江上线

OOC

OOC

OOC慎慎慎

大半夜的一边打哈欠一边码出来的……也不知道语序对不对了……

Ready?


















Go!










(十九)

 蓝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修的话,他知道自己不会是唯一的稀有血种,但却没想过叶修还知道其他的稀有血种却是发生了意外。

 “小蓝想再听一个事实吗。“叶修把整叠资料递了过去,”这是所有目前所知的稀有血种,但是确认行踪而且确定活着的,只有你一个。“

 拿住资料的手有些发颤,蓝河没想到自己会是唯一一个,而他又被感染了,压力一下大了很多。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就算哥一个搞不定,还有其他这么多纯血种的给哥帮忙,想要不成功都难。“叶修握住蓝河的手,很轻松的就说出这句毫无保障的承诺。

 这是大棒加胡萝卜政策?把自己当什么了啊?蓝河抽回手,“你有空胡扯这些,还不如和我讲讲苏沐秋的事情。“

 “你就这么想听故事啊?“叶修眼神暗了暗,他并不是不想提,只是他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没想到看到苏沐秋的照片,那天的事情仍然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其实也没有什么,哥和沐秋一起出任务,吸血鬼是没伤着他,倒是最后被车撞到了,哥没来得及救他,而且当时哥也不知道他是稀有血种。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停止呼吸了。“叶修点着一根烟,用最简单的语言说完了来龙去脉。

 如果说白描让食物更加凸显的话,蓝河只会觉得,叶修用最残忍的方式说完了苏沐秋的故事。他在压抑,他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叶修,带我去看看他。”

 叶修没想到蓝河会想要去看苏沐秋。“人都没了,有什么好看的?小蓝,你别多心。“

 “你不告诉我,我去找沐橙姐。“蓝河只是顺口一说,因为如果叶修不愿意,他也不会勉强他。

 “啧啧,小蓝,什么时候学坏了啊。“叶修站了起来,”沐橙还有事,你就别麻烦她了。“

 看来下次有什么事可以把苏沐橙搬出来,至少叶修会按照自己说的去做,蓝河在心里默默想着。

 “小蓝啊,如果想着下次找机会用沐橙当挡箭牌,你就太天真了。“叶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正好和蓝河不过五公分。

 他是会读心术吗?!之前没觉得他会啊?蓝河有些心虚的别开了眼睛。

 “你把你所有的表情都摆在脸上了,不会读心术的人都看得出你在想什么,好好学着点,省的再被拐走了。”前半句纯粹只是嘲讽,后面,他只是不想再让蓝河陷入什么危机,叶修没什么宏大的野心,只是蓝河是他想要保护,不想再让他有任何闪失的对象。

 苏沐秋的墓就在B市的公墓,叶修和蓝河打了车,花了快一个小时才到那里。因为并不是清明节,并没有人来上坟,深秋的风吹在脸上带着刺痛感。

 叶修带着蓝河在公墓里转了几转,走到一个青黑色的墓碑前停住了。蓝河慢了一步,差点直直撞上叶修的后背。

 “沐秋啊,有人坚持要来看你,我只好带过来了。”叶修蹲下身用手拂去墓碑上的灰尘,墓碑中央的照片里的青年,笑的很灿烂,看不出任何的阴影。看着照片,脑海里总是那些叶修已经不想再记起的记忆,尘封许久,又再一次被打开。

 蓝河不想去打扰叶修,因为他很少见到叶修会盯着一个东西出神,他不知道叶修和苏沐秋的过去是怎么样的,但是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来,两个人的关系并不一般,也绝非资料上说“齐名”的猎人那么简单。也许自己不应该和他提这件事,想到这,蓝河多少有些后悔。

 “我有说过,我是离家出走的吧。“叶修从墓碑前站起来,眼睛仍然看着墓碑。

 蓝河没有回答,因为叶修只是停了停就继续了。

 “离家出走之后,碰上的就是他们两个,苏沐橙有二分之一吸血鬼血统,苏沐秋并没有吸血鬼的血统,他是极为少见的稀有血种。“叶修一边讲,脑子里闪过的全是以前的记忆片段,”他们俩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哥碰上他们完全是因为他们被吸血鬼包围了,不想看他们被欺负就救了他们。结果苏沐秋就赖上我了。“

 蓝河看着叶修的侧脸,发觉他脸上有一丝笑意,并不是平时那种意带讽刺的笑,更像是对过去美好记忆的回想,发自内心的笑。

 “一个纯血种的吸血鬼自然是不会欺负人类,只是他偏偏要和我分出个胜负来,说那天就算哥不插手他和苏沐橙也能解决。到了嘉世他还是不肯放过,他还特意拿了个小本子记录,谁赢得多。“说到这儿,叶修拿出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吐出几个白色的烟圈。

 “那谁赢得更多?“蓝河也是好奇,如果苏沐秋是那么厉害的人,一定会赢得更多。

 “当然是哥赢得多,我想看看那个本子都不给。现在成了遗物,沐橙根本碰也不让哥碰。“叶修其实在不经意间看到过,只记下了一个大概的数字,苏沐秋和自己差不过五六场。

 “那场车祸…是怎么发生的?“蓝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脱口而出这个问题,话已经说出口,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叶修显然并不是很提这个事情。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啊,小蓝。“叶修把烟蒂丢在了草丛里,“车祸还能有怎么样的,沐秋和哥炫耀自己战绩的时候看到哥身后有车冲过来,哥活下来了,沐秋还没到医院就没了气。”

 说完后,是长久的沉默,蓝河没有说话,叶修也没有继续说,只是看着青黑色的墓碑和照片里的人,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重。蓝河想说些安慰的话,但又觉得叶修并不会领情,说不听还会嘲讽自己想太多,但是不说些什么,又会觉得自己好像只是听故事的。

 “小蓝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嘛?说不定现在问我还会回答,以后就说不准了。”叶修又拿出一根烟点上。

 “你…为什么离家出走,嘉世,为什么要把你赶尽杀绝。”蓝河一直以来就想问这两个问题,因为纯血种想要离开自己的家族并不容易,而嘉世一再对外宣称叶修是背叛了公会,有没有人相信又是一回事。

 “前一个问题小蓝你就别深究了,后一个问题,要从头开始讲我可以讲上三天三夜啊。”叶修把手往口袋里一插,“简而言之就是我知道嘉世在谋划什么不应该的事情,为了不让事情曝光,就想和哥达成协议,哥没同意。就这么简单。”

  蓝河很无语,叶修这说了等于没说啊,别人怎么说他就怎么说,不想说就直接不回答就好了,非要说一个谁都知道的答案。

 当他们回到兴欣的时候,苏沐橙正在找他们。

 “叶修,有人找你。”苏沐橙看起来找叶修很久了,似乎有些着急。

 “前辈。”还没等叶修去找那个人就先出来了,“好久不见。”

 “邱非啊,怎么想到来兴欣了。”

 “前辈,嘉世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邱非并没有和叶修打招呼,“主谋都被开除出猎人圈了,永久取消猎人的资格,24小时会有人监视。”

 “恩,这些我都知道了。你还有别的事要说吧。”叶修看着眼前曾经一直跟着自己学习的小徒弟,已经学会独自担当一面了。

 蓝河正想问什么的时候,就觉得一阵凉风扑面而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脖子上一凉,还有苏沐橙的叫声和金属碰撞发出的声音。

 当看清楚眼前的时候,叶修正站在自己旁边,手里是一把小刀,正对着邱非,脖子上的凉意来自抵着自己的枪口。

 “小邱,这可不是你该有的态度。”叶修的刀已经划破了邱非的衣服,“陶轩他们和你说了什么我不管。如果还想让嘉世安安稳稳的继续作为公会运行下去,那就把你的枪收起来,否则你可以试试是我的小刀快还是你扣动扳机的动作快。”

 蓝河背后已经是阵阵冷汗了,他看得出邱非眼里对自己没有任何的信任,他听到叶修最后的几句话,过了几秒,放下了枪。

 气氛总算不再太紧张,邱非没有多说什么,给叶修鞠躬之后就离开了。留下惊魂未定的蓝河和一脸严肃的叶修。

 “小邱非这是被陶轩他们洗脑了?“苏沐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直觉得邱非对叶修是很尊敬的,今天怎么会当着他的面动手。

 “他只是试探,如果蓝河因为他的突然靠近失去控制,我的刀也不一定也能拦住他。“叶修一边说着,把地上的另一把刀捡了起来,回头看着蓝河,”小蓝,没事吧。“

 咽了口口水,蓝河镇定下来,表示自己没事,如果叶修出手不够快的话也许自己就死在邱非的子弹下了。

 “再过几天就去轮回吧,和江波涛商量事情可不好办,心也够脏。“叶修走到蓝河身边,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沐橙,雷霆和烟雨怎么说。“

 “没问题,都搞定了。”苏沐橙很容易就搞定了这两个公会,毕竟职业猎人就那么几个女的,发言权有的时候比男性的更大,更何况其中还有个是队长。

 “叶修…如果轮回不同意的话…“蓝河还是有些担心轮回的决定。

 “这个方案是他们先提出来的,而且他们获利也很多,没有理由不答应,只是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要求。“叶修记得江波涛和自己说一整个计划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他们就知道嘉世在搞什么鬼,也知道他们该什么时候出来帮忙,”小蓝河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蓝河点了点头,去了自己的房间。

 叶修开始考虑和轮回谈条件的时候该怎么说,与此同时,轮回也在商量着。

 “队长,叶前辈过几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就直接把我们的要求给他们吧。“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急,前辈有想法。“周泽楷其实并不在意条件,他只是想知道叶修的真正想法,先是听从了轮回的提议,又送了一个队员给轮回,而轮回是想把嘉世彻底铲除,但是叶修并没有按计划来。

 “恩,那就让叶前辈先说。“江波涛把头靠在了周泽楷的肩膀上,”如果叶前辈没有把握的话,是不会来轮回的。“

 “恩。不用担心“周泽楷觉得江波涛的手有些发凉,这是他对决定没信心的体现。握紧了自家副队的手,全联盟最帅的吸血鬼猎人开始考虑要怎么应对叶修。


评论(1)
热度(25)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