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二十二)

许家人上线。

这一章我不造我在讲什么

许爸设定你们看了别打我【顶锅盖】

OOC 还是有

文笔渣渣慎入

小学生逻辑慎入

ARE YOU READY?

















































GO

(二十二)

    早上,当苏沐橙看到纸条的时候,整个人都开始发抖,叶修叼着烟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她一副和苏沐秋出车祸的时候一样的表现,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很久都不见蓝河出来,立刻知道出了什么事,走到苏沐橙背后,一记手刀把她弄晕了。

  莫凡出来的时候看到苏沐橙趴在桌上,手底下压着两张纸,走过去拿起来,一张是蓝河的,一张则是叶修的,上面写着不要让任何人把蓝河离开的事情告诉其他公会。最后附了一句,照顾好沐橙。

  蓝河从兴欣出来之后,并不知道想要去哪里,在早餐店吃了早饭之后,就去了火车站,因为不再像之前那样害怕人群会影响自己,就去售票窗口买了一张票。

  叶修追着蓝河出去之前,把罗辑叫醒了,让他开始定位蓝河去了哪里,当他知道他去了火车站之后,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如果蓝河在那里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盘算着要怎么办的时候,罗辑却有些不解的继续汇报,“蓝河,他…上了动车…”

  这么说来,蓝河剩下能够靠自己控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能查出是去哪里的吗。”叶修想不到蓝河在这种关键时候会去哪里。

  “G市。蓝河的老家是G市的!”罗辑突然记起来之前看他资料的时候就看到过他的出生地。

  “等蓝河的到目的地之后再和我联系。”叶修关了耳机,拿出苏沐橙之前硬塞给自己的手机,按下几个数字,并没有放到耳边,三声过后传来黄少天那独具特色的声音。

  “叶修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太稀奇了,说吧有什么事。”

  “蓝河去G市……“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靠靠靠,叶修你看个人都看不好,为什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候把蓝河弄丢了?!出了事你负责啊负责啊负责啊!叶修你有本事来G市和我PKPKPKPKPKPKP啊!”黄少天一听这消息火气就冒了上来,在一边的喻文州听了个大概,皱起眉头,把电话拿过。

  “需要去找他吗。“喻文州并不是不相信叶修,只是觉得如果有一个帮手会更方便,何况要是其他公会收到消息的话,虽然不会明目张胆的出手,但多少会想着先下手除掉蓝河。

  “那就麻烦蓝雨了。可以考虑叫上蓝溪阁的那些,蓝河的那把枪比千机伞都要好看。”叶修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修他说了什么,不会还要让我们帮忙吧?“黄少天见喻文州的脸色并不好,”看个人都看不住,真亏他想要帮忙。“

  “等蓝河到了G市再安排,少天,通知开会,结束之后把内容发给春易老。”喻文州把手机递还给黄少天,他知道蓝河的老家是G市的,这种时候回家,是在赌自己的运气吗。

  蓝河下动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凌晨了,本不想这么晚回家,但是转念一想,夜长梦多,说不定明天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拿出叶修给自己的药丸,打开盖子倒出一颗。虽然叶修是为了防止他不在的时候有突发状况,但他不知道自己在家里的时候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如果只是混合的话,也不会有太大的副作用。

  这么想着,蓝河就把手掌里的药丸吞了下去。等了几分钟,并没有发生什么,松口气,蓝河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上自己家的地址,就把头转向窗外。

  自从毕业之后就很少回来,虽然说每年的春节家里都会问自己是不是回去,但是相比于自己在H市有房子,那些住在公会宿舍的更需要回家和父母团聚,所以经常是连着几年蓝河都不会回家。

  上一次回家已经两年之前的事了,还是被老梁逼回来的,说是再留下来就革职,虽说是闹着玩的,蓝河也觉得连续三年不回家有点说不过去。

  “小伙子,到了啊。”想着别的事,就连出租车已经停下了都没注意。

  站在家门口,蓝河从没觉得那么紧张过,客厅的灯还亮着,爸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习惯把客厅的小灯一直开着,之前回家的时候也是,半夜起来喝水,发觉客厅的灯还开着,本想关掉,却惊醒了父母,问他们为什么开着却不告诉自己理由。

  抬手刚想敲门,门就先从里面被拉开了。是蓝河的父亲,看着站在门口的儿子,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

  “爸…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蓝河放下手,看到自家父亲背后站着母亲,有些惊讶,“而且…你们怎么还不睡。”

  “你妈说昨天梦到你会回来,就想试着等你。刚刚听到车子的声音,就过来开门。先进来吧。“两年没见自己的儿子,许爸并没有多说什么,先让儿子进门。

  蓝河进门之后走到了客厅坐下,有些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看着父母也坐在了沙发上,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也染发了啊,阿远长大了。“母亲伸手揉了揉一头蓝发,”怎么突然想到要回来了?“

  “公会批了年假,把之前积攒的假期一起算上了。“蓝河找了个借口,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让父母知道实际情况,他也不想让他们担心。

  “阿远啊,有什么事就说,你从小就不会撒谎,以说假话耳朵就红。“把手放在蓝河的耳根,”有什么事还不能和家里人说的?“

  “妈…“立刻被看破的蓝河有些尴尬,但是这件事说出来,父母一定会接受不了,”妈你就别问了。“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别为难他了。“许爸看出了蓝河想要隐瞒一些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情,”今天就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说也不急。“

  “是啊妈,这么晚你都不睡,对身体不好。“蓝河连忙接话,“我明天又不走,妈你就放心吧。”

  被这么一提醒,许母也觉得有些累,被蓝河搀扶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什么事明天一定要说。“

  “知道了妈你就先休息吧。“蓝河连声答应,生怕母亲看出什么端倪来,连忙把她送回房间,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博远。“

  听到这两个字,蓝河觉得背后一凉,父亲只有在有要事的时候才会这样叫自己,慢慢的把身体转过去。“爸,有什么事……明天再…“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接了话头。

  “去你房间说。“许爸也不想让自己的妻子知道,径直去了蓝河的房间。

  跟在后面,蓝河觉得父亲一定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自己,多一个晚上也不可以。

  走进房间打开灯,房间里的布置并没有什么变化。坐在桌前的椅子里,蓝河等着父亲开口。

  “博远啊,你是不是,被感染了?“一开口,蓝河就瞪大了眼睛,自己戴着隐形眼镜,而且还特意在火车上买了暖宝宝,让自己的体温变的正常,这些明眼就能看出来的都掩饰的很好,自己身上的制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服装,自己的父亲怎么会知道的?等等,他并没有直说是什么感染,说不定是在套自己的话。

  “爸,你说什么呢……什么感染不感染。“蓝河摆出一副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的表情,”爸你别吓我了,快去休息吧。“说着就要起身,却被自己父亲的下一句话彻底打破了幻想。

  “我之前是吸血鬼猎人,分得出被感染和没被感染的人。“这句话让蓝河跌回椅子里。

  “爸…你是,猎人?”蓝河的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之前他还奇怪为什么家里会义无反顾的支持自己加入蓝溪阁,照常理来说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这种麻烦才对。

  “所以你这次回来,是来看我和你妈的?”许爸看着快要崩溃的蓝河,猜到了他回家的意图,“你已经离开了蓝溪阁是吗。“

  蓝河点了点头,“爸,你知道…稀有血种吗。“既然是猎人的话,总会对稀有血种有所耳闻。

  “你是最近才知道自己的体质吧。“许爸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蓝河再次被震到,所以到头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瞒着自己,非要到事出紧急了才告诉他。

  “你妈什么都不知道,包括蓝溪阁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吸血鬼猎人是做什么的。她就是个普通人,你的体质也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但是为了不给家里添麻烦,蓝溪阁在录取你的时候就答应我,不会告诉你,知道只有那几个帮你检查的人。“许爸走到蓝河身边,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明天等你妈起来了,就当做你还是以前的那个许博远,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蓝雨的会长对你是实时监控。“

  “等等,爸,你认识喻队?“蓝河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彻底了自己的认知,而且他再一次见识了喻文州有多么明智。

  “以前有合作过,挺好的一个吸血鬼。“许爸显然是记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露出了笑容。

  “爸,你还有多少事没有说的。“蓝河忽然觉得自真的是被耍的团团转,”有的话全部告诉我吧。“

  “现在全部说完了,你还会想着要回家吗?等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我自然会全部告诉你。“许父拍了拍蓝河的肩膀,”明天带你去看看你外公外婆吧,好歹回来了。“

  莫名的,蓝河觉得自己的父亲才是心最脏的那一个。

  当喻文州知道蓝河回自家的时候,并没有安排任何人去,而是很放心,因为许博远的父亲,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在家里发生任何的意外,而且他是知情人之一,就更不需要担心了。

  叶修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好在去G市的路上,一听是许博远的父亲,他立马笑了出来,“蓝河是他的儿子啊,那就暂时不需要担心了。“

  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回家了,蓝河一沾着自己的床就睡着了,这一个晚上,他没有做梦。





评论(3)
热度(26)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