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二十三)

OOC慎

文笔渣渣慎

小学生逻辑慎慎慎











































(二十三)

    第二天蓝河是被饿醒的,一睁开眼就闻到阵阵的菜香,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起来。穿好衣服,蓝河没忘戴上隐形眼镜,他可不想吓着他母亲。

  揉着肚子走到厨房,就看到父母都忙着做菜,桌上已经摆上了好久没吃到的肠粉,更饿了。拿起桌上的筷子就伸向肠粉,刚碰到手背就被打了,条件反射一般的蓝河把手缩了回来,抬头看去。

  许爸一脸严肃的看着蓝河,另一只手拿着一盆炒菜:“什么时候学坏的,还没开饭就先偷吃。“

  “爸…“自从昨晚被父亲颠覆了三观之后,心中那个正直良好的形象瞬间碎成了渣渣,本来对他还有一些畏惧的蓝河已经自动帮他重新分组归到了叶修那一组,“你真的忍心让你儿子饿肚子嘛,而且我也没打算吃太多啊,只是解解馋。”

  “阿远这么久没回家了,你就别说他了。”许母在背后捶了她丈夫一拳头,“你还不是天天没等开饭就要偷尝。阿远,坐下吧,可以吃饭了。“

  被揭穿的许爸本想反驳几句,但是看自己的妻子难得笑的那么开心,也就当自己被当成餐前笑料了。

  一顿午饭吃得很开心,许母不停给蓝河夹菜,基本上他的碗就一直像小山堆一样没下去过。到最后许爸忍不住了,帮蓝河又拿了一个碗,“你妈好不容易有机会烧这么多菜,都要吃完啊。“

  蓝河已经撑了,看着还在不断给自己夹菜的父母,有种自己今天大概是要死在餐桌上的错觉。“爸,妈,我真的吃饱了,而且我的假期还长着呢。“为了自己胃着想,蓝河放下了筷子。

  见自己的儿子一副“再吃下去真的就要撑死”的样子,许母也就不为难他了。把筷子放到桌上,和自己的丈夫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口了。“阿远啊,你什么时候能带个姑娘回来啊?”

  “咳咳,妈你说什么?”蓝河一口水差点都喷出来,咽下之后还被呛到了,一边咳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母亲,从来不都不着急自己找女朋友的父母,今天怎么想到问这个了?

  “阿远,你也25了,是时候该考虑一下了,爸妈不急,只是觉得应该有个计划了。”并不是不知道儿子工作的地方没有多少女孩子,加上学校里也是不允许同校的老师结婚,这么久以来他们并不刻意催促。

  蓝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第一个想到人,是叶修,虽然叶修总是欺负自己或者调戏自己,但他也是认真的和自己表白过,而且还一直等着自己的回答。

  “妈…遇上了好的姑娘我肯定会带回来,您就别着急了。”蓝河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现在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的身体。

  “我说吧……你非要让我问。”许母立刻出卖了让她当坏人的丈夫,“阿远,是你爸让我问的。”

  “爸……您别捣乱成不。”蓝河再次觉得自己真的是小看了自己父亲的心脏程度。

  “我和你妈也是想要着抱孙子的,总不能等你有小孩了,我们俩老人都走不动了才好?”许爸看着蓝河,“你也不能总是一个人,有个人帮你打理打理才好。”

  蓝河再一次想到了叶修,那不是有人帮自己打理,那是自己帮他打理啊!连忙把杂乱的思绪理顺,“爸,你抱孙子就这么重要吗?“说这话的时候蓝河很紧张,他在打赌,赌他父亲的反应。

  “爸只是说要抱孙子,没有给你限死了。“许爸幽幽的看了眼蓝河,把后者看的浑身一颤。

  等等,自己什么都没说吧,为什么有种父亲什么都已经知道的感觉,一定一定是错觉,蓝河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么丰富,从刚才提到谈婚论嫁开始他的表情就告诉人“我有喜欢的人但是他是男的啊?“,许父准确的接收到了这个信息,很自然地给他一个台阶下。

  “休息会儿去看你外公外婆,路上买束花。”许爸从桌子前站了起来,“阿远你来帮忙洗碗。”顺手制止了自己的妻子想要起身洗碗的动作。

  厨房里,两个大男人无言的洗着碗,各有心事。蓝河是在想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突然就变了想法,第一次说明明是感觉要娶一个姑娘回家,第二句就立马说只是想要抱孙子。

  而许爸则是在想要怎么开口问儿子才不会让他误会,不让他觉得自己是在逼她找姑娘。

  各有心事却都不肯说的结果就是许妈站在厨房门口感到了两人之间的尴尬不断蔓延。“你们俩,有什么事就不能说吗?这样看起来很像两个人在吵架啊。”

  “爸…”

  “阿远。”

  再次异口同声,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直愣愣的盯着对方看,站在一边的许母巴不得给他们一人挂一个翻译机。就这么僵持了几秒钟,两个人又开始低头洗碗,直到结束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当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许爸决定先开口,“博远啊,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呃…爸,你想听实话?“本想着自己找个机会和父亲坦白,没想到父亲先说话了。

 “喜欢男的没什么好可耻的。“           

  “爸你会读心术还是翻译机啊!“蓝河快哭出来了,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啊,”我有说过吗……?“

  “儿子啊,你脸上的表情明摆着‘我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他是个男的’,我有这么可怕吗?”

  “爸你胡猜的不要猜的这么准好吗…”既然已经被说破了,蓝河也就不再藏着掖着,虽然他真觉得自己的父亲,太能猜了,“他已经向我表白了,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一路走一路说,到了地下停车库。“你想等到什么时候和他说?”许父也不问蓝河喜欢的是谁,如果可以,他更想水到渠成。

  拉开车门,蓝河坐进了副驾驶室,“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应该已经知道我的想法了…只是他除了欺负我就是逗我啊,平时也是没个正经样的。”系上安全带,玩着自己的手指,“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阿远,如果你碰上了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心里时时刻刻都能想着他的话,就是喜欢他。“许爸并没有急着发动车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我们说找女朋友的时候想到了他。“

  蓝河咬着下嘴唇,虽然真的不愿意承认,但是一有什么事,自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修。

  见自家儿子不说话,许爸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发动汽车,在出发之前说了最后一句,“等所有事情都解决了,你和他一起回来吧。“说完就换挡踩下了油门。

  在去上坟的路上,除了偶尔必要的聊天,沉默占去了大部分的时间。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蓝河拿着先下了车,在关门的一瞬间,身体有些不稳,还好蓝河扶住了车门。

  难道是又要失控了吗?蓝河摸了摸口袋里的药瓶,如果出了什么事,一定要赶在父亲发现之前把药吃了,他不想在自己父亲面前失去控制,更不想伤到他。

  “爸,我先上去了。”蓝河怕和父亲一起上去会因为的血而受到影响,如果只是自己的话,就算有什么问题,他也能够用药剂来解决。

  等许爸拿上所有东西的时候发觉蓝河已经走了挺远了,再怎么叫也不一定听得到了,就只好自己慢慢的走在后面。半小时之后,当他走上小山坡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蓝河,只有墓前那束天堂鸟。

  “博远!博远!”许爸心中警铃大作,居然没有想到儿子在这时候失控,丢下手里的东西,往山坡边的另一条小道追了上去。

  蓝河是在放下花束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体一紧,接着就跪在了地上,心口一阵阵的收缩,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身体像是被数十斤石头压住,动弹不得。好不容易够着口袋里的瓶子,却没有多余的力气把瓶子拿出来。听到身后有动静,只好狠下心咬了自己的舌头,逼自己动起来,躲到了墓碑后面。

  吃下药丸,蓝河觉得舒服了一些,听到父亲叫自己的名字,不敢回应,因为就隔着这段距离他就已经嗅到了鲜血的味道,现在出去就只会伤害自己的父亲,在听到匆忙跑过的脚步声消失之后,蓝河慢慢站了起来,眼前的景色有些发糊,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走去,他只希望,不要碰上任何人。


我来伤害你们一下。

评论(10)
热度(30)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