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二十四)

于是……差点就…爆字数了。

这章的后面被自己戳到了虐点,结果最后OOC的我自都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这一章OOC非常严重OOC非常严重OOC非常严重

介意的请不要戳进来

被雷到了我不负责啊。

OOC慎慎慎

然后这章有其他CP (方王和周江)Tag我就不打了,因为并不是很多。

再一次OOC慎重

小学生逻辑

渣渣文笔

慎慎慎

Are you ready?

Sure?














































let's get start

 

(二十四)

  许爸找遍整个山头也没能找到自己儿子的踪影,回到那个小山坡上,想不到自家的儿子能去哪里,在墓碑边的石头上坐了好一会儿,许父决定原路返回,因为如果蓝河失控的话,那么他一定走不了多远。

  下山的路比蓝河想象的要难走得多,每走几步就要靠在石头上休息,所以远不如许父走得快。所以当他余光瞥见他父亲的时候,用尽全身的力量嘶哑着吼了出来。

  “爸你别过来!”吼完,蓝河就开始不停地咳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吃了两粒药丸的缘故,咳着咳着嘴角就渗出血来。

  许爸又怎么会听儿子的话,快步走到他身边,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后劲劈了下去,接着蓝河就软倒在他怀里。伸手擦掉他嘴角的血迹,背了起来,朝山下走去。

   不能回家,如果在家里醒过来的话,会牵扯到无辜的人,许爸一时间并不能想到谁能联系的,除了喻文州。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电话打过去,会不会给蓝河带来麻烦,他需要找一个有把握能够控制住局面的人或者吸血鬼。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他安顿好,许爸想了想,回到车上之后立马才下油门往很久没有去的一个地方开,一路上,基本没有碰上什么其他的车辆,一边开,不是转头看昏迷的蓝河,许爸开得更快了。

  当车停在快有十年没来的小木屋前,许爸深吸了一口气。从车上下来,正打算把蓝河背起来,发现他口袋里有什么在一闪一闪的,拿出来一看,是手机上的未接来电。

  叶修到了G市之后就在给蓝河打电话,但是除了“您拨的电话不再服务区之内”就是”您拨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虽然蓝河没有存自己的号码但是打了这么多遍也不回一个,难不成遇上什么事了?照理来说…,还没来得及想太多,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蓝河的号码,终于舍得打回来了,接起电话,刚想打招呼,就听见一个熟悉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的声音。

  “喂,我是许博远的父亲,你找他什么事?”

  “许前辈?”叶修听到对方说是蓝河的父亲,这个许久未交出口的称呼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小叶?你怎么…”许父也没想到会是叶修,突然记起刚刚自己儿子说的性格恶劣总是欺负他,但已经和他表白了,忽然就有种自家儿子掉狼坑的错觉。

  “许前辈,小…博远他没事吧?”一时间改不过口来,叶修差点叫错名字,如果说是许前辈接的电话,那只有一种可能,蓝河在他面前失控了。

  “你到之前我们住过的那个小木屋来,阿远他刚刚昏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许爸看着脸色苍白的蓝河,”最好快点,我说不准他醒来之后我能撑多久。“
  按下结束通话的按键,叶修没想多久按下了几个按键放到耳边。”大眼,子弹怎么样了。“

  “只差嘉世的了。其他的都已经融进,怎么,出事了?“王杰希感觉到叶修的语气不太对。

  “蓝河在许前辈面前失控了,现在昏迷中。你去通知除了蓝雨之外的公会,只要让正副队长知道就好,其他人能避免就尽量避免。这时候出什么流言蜚语就不好了。“叶修没等王杰希回答就挂了电话。

  “杰希,怎么了。“方士谦看到挂了电话的王杰希一脸凝重,”出什么事了?”说着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帮我去通知除了蓝雨之外的公会,只要通知到正副队长就好,对了,兴欣就通知魏前辈和一帆。“王杰希转过头看着方士谦,”越快越好。“

  方士谦把王杰希拉到自己面前,安慰的亲了亲他的嘴角,“别紧张,不会有事的。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每次一紧张说话速度就特别快。“

  “有空在这里和我贫嘴还不如帮我去打电话。”王杰希有些变扭的转开头,自己的一举一动总会被眼前这个半吸血鬼看穿,根本就没有作为纯血种吸血鬼的尊严,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离开了那么久还会突然回来就赖着不走了。

  “遵命,王队长。“方士谦笑了笑,又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发就去通知了。

  被亲过的嘴角有些发痒发烫,连忙摇摇,把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清空,快步去了研究室,蓝河现在失控,拿下一次醒来的时候就不知道还有没有理智可言了。

  当轮回收到消息的时候,江波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把消息传达给周泽楷,后者明显愣了一下,“真的…?“

  “恩,应该不会有错,去准备一下,记得叫上明华哥。小孙肯定是要去的,到时候只有明华哥能管得住他了。“江波涛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其他的人就还是不要通知了。免得引起恐慌。“

  霸图,百花,雷霆,烟雨,还有其他公会收到消息之后除了没法去的会长之外保证不会泄露消息,其他去G市的会长都没有和公会的其他人走漏任何消息,包括嘉世,邱非在听说之后沉默了几秒,并没有答应去,只是说不会告诉刘皓他们。

  许爸背着蓝河进了小木屋,因为许久没有人来,家具上落满了灰尘。将还在昏迷中的儿子安顿在床上,许爸走到木屋外点燃了一根烟,自己身边随时都带着烟,但是自己并不常抽,只有在脑子乱成一片的时候才会想到要抽一根烟来缓解一下。

  尼古丁的味道让他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他何曾没有想过如果自己的儿子感染了的后果,他也曾在心里发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只要自己身边还有枪,自己还有能力,就一定会亲手将蓝河杀死。但真正到了现在,许爸却动摇了,他不是没有能力,就算要武器,问蓝雨要一把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真的要亲手杀掉自己的儿子,他扣不下扳机。

  叶修往那个小木屋赶的路上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简洁明了,让他立刻和黄少天去那个小木屋集合,两个纯血种的吸血鬼和两个吸血鬼猎人,就算压制不住蓝河,也能拖到其他会长赶来。

  许爸抽完烟,将烟尾踩在了地上,正打算回木屋,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没等他转身,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爸,别转过来。”蓝河在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其实就已经醒了,克制着自己想要将自己的父亲扑压在地上吸血的冲动,等到他确定父亲出去以后,将两颗药丸放进了嘴里。

  药丸还是有作用的,虽然维持不了多少时间,但足够让蓝河从床上坐起来,找到厨房里呃一把小刀,将刀锋握在手里,慢慢的走到屋外,让自己冷静的和父亲对话。

  许爸这次没有转身,把已经往后退了一步的脚收了回来。“小蓝,就在这里等着其他会长。不要离开,你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意识了。“在说话的时候他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不用想,蓝河是在靠疼痛维持自己的清醒。

  “爸,我不想伤害你。我不想带着愧疚去面对妈,我知道我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蓝河我这刀的手有些发颤,地上一滴一滴的是他的血,他在竭力维持着自己的理智,唯有眼前的这个人,他绝对不能伤害。

  许爸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让蓝河留下来,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儿子在想什么,想了好一会儿,许爸没有什么把握的开口了,“儿子,等到叶修来,再说也不迟。“

  然而,回答的他的,却是长久的沉默。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本应该站着蓝河的地方只有一小滩血迹。颓然的往后退了几步,许爸差点跌坐在地上,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就非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就在叶修快要到那个小木屋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还是蓝河的。接起来,是许爸有些无奈地声音。

  “小叶,阿远他,刚刚离开了。“

  “离开?他去哪儿了?“叶修停了下来,手握紧了千机伞的伞柄,”他已经醒了?前辈你有没有受伤?“

  “小叶啊,我没事,你还是快去找他吧。他手上有小刀,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武器,但是越早找到他越好,因为一旦他彻底失去理智,他的血会招来其他的吸血鬼,这还不是最麻烦的,就怕他的状态不稳定,会想不开。“

 叶修听到这话,很久都没有回答,之前在微草的时候蓝河就干过一次这种事,当时自己心里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而这一次,像是一千把刀扎在了自己心上,虽然吸血鬼没有心跳,也许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叶修却觉得自己像是恢复成了正常人类,心脏难以抑制的发疼。怕电话对面的人等久了,叶修抛开杂念回答道,“前辈放心。博远我会让其他人去找的。“挂了电话,继续往前赶路,正好碰上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见到叶修,黄少天正打算开口,却被喻文州抢了话头。

  “蓝河我们去找,你去见前辈,这是给他的武器。”说着把一把枪递给了叶修,“随时联系。”

  “蓝雨真够客气的。”叶修也没有多说什么,接过之后就继续往木屋方向跑去。留下有些莫名其妙的黄少天和一脸严肃的喻文州。

  “文州,你怎么知道,蓝河不在前辈身边了?”黄少天并没见喻文州收到任何的消息,他也没有问叶修。

  “因为叶修的手在发抖。”喻文州只记得一次他亲眼看到叶修的手不停地颤抖,那就是当他在医院得知苏沐秋死讯的时候。

  “队长我们快去找蓝河吧,要是出了什么事和前辈说不过啊,快去吧快去吧,之后叶不修休想再碰蓝河一下!”黄少天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拉着喻文州往山上走。

  当叶修站定在许父面前的时候,脑海里闪过了一些久远到自己都快忘记的记忆。“前辈,这是蓝雨的武器。”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乖了。”许父接过武器,看着眼前毕恭毕敬的人,反倒有些不是很习惯,“知道我是博远的父亲就故意装出尊老爱幼的样子了?”

  “岳父和前辈的地位不一样啊。”叶修一脸的不正经,根本就不像刚才电话里的那么礼貌,“何况,不对岳父恭敬一些,娶不到媳妇啊。”

  “这才是我认识的叶修。”许父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对他大不恭敬的话也不予训斥,“文州他们去找阿远了?”
  “蓝雨的人总是他们熟悉。”叶修其实也想去找,只是怕蓝河会躲着自己,不如让喻文州他们去找,兴许效果会更好。

  “叶修啊,如果这次阿远能顺利的熬过去,那以后就拜托你了。”许父看着外貌都不曾改变的叶修,说出了这句话。

  “前辈,你以为纯血种是白白存在的啊?”叶修停下脚步,转过身,将千机伞扛在了肩膀上,一如十多年前将却邪抗在肩膀上,初出茅庐的新人,笑着对许父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评论
热度(23)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