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番外 韩张

于是……正文有点卡,我来发一下番外……有关其他在文章里提到的CP

第一次正式写韩张……好像又被我毁了……

OOC已经突破天际了……

文笔也废……

小学生逻辑……

于是别打我……

OOC慎慎慎慎

OOC慎慎慎慎

OOC慎慎慎慎

Are You Ready?









































Go

张新杰第一次碰到韩文清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是吸血鬼,但是并不知道他是纯血种。当时的情况他还记得很清楚,韩文清被围在一群不怀好意的吸血鬼猎人中间,只看得清肩膀上还流着血,一脸的怒意。

  张新杰本不打算管这种闲事,如果韩文清是从人类堕落成吸血鬼的话,那些吸血鬼猎人送他上路并没有什么错,就算在这之前稍稍欺负一下吸血鬼也是情理之中。

  转身离开,就听到身后那些吸血鬼猎人说道,“这次一定能把霸图推翻了,就连会长也不过如此。”张新杰皱了皱眉头,霸图会长?在猎人圈呆了有一阵的猎人都听说过,那个一对上眼睛就能让你自动叫出武器的吸血鬼猎人。

  这是要谋反?张新杰将手里的十字法杖握紧。还没转过身,就听到高低不一三声惨叫声,转过头去就看到刚刚那三个飞扬跋扈的吸血鬼猎人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对上韩文清的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拎了起来,继而就是浓重的血腥味。张新杰冷静的看着一脸怒意的吸血鬼,并不还击,因为他注意到除了肩膀上的伤口,韩文清身上还有不少被银弹打中的地方,对一个普通的吸血鬼来说,足以让他们失去行动力。

  “我是牧师而已。”张新杰在自己完全失去说话的能力之前勉强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然后就闭上嘴给自己节省力气,被拎在半空中的滋味并不好受。

  韩文清看了眼张新杰手中的法杖,松开了手,沉声道:“你不是吸血鬼猎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是只有吸血鬼猎人才能进来的特殊地域。

  “是牧师不代表我不是猎人。”张新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抬手扶眼镜,“你身上的伤再不处理…。”

  “不劳费心。”说完韩文清就打算离开,他并不想和眼前这个人搭上关系,身上的伤虽然让他觉得需要靠补充新鲜的血液,但他不是第一次靠着自己的理智撑过去,所以这一次也一样。

  “吸血鬼被伤的太重就需要靠新鲜的血液来恢复。就算是纯血种吸血鬼也一样。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纯血种吸血鬼,但你这样撑不了多久。“张新杰见过不少这样的吸血鬼,其中包括一个纯血种。他定定的看着韩文清的后背,”你撑不到那时候的。“

  韩文清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猎人,明明一副自己稍稍用力就能窒息的样子,却对自己的情况知道的如此清楚,缓步走到他面前,低下头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张新杰没有回答,只是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如果这样能避免你给别人造成伤害,很乐意。“

  韩文清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见对方并没有后悔的意思,也不客气的伸手揪住他的衣领,低下头,微微张开嘴,在他没有任何伤痕的脖子上舔了舔,衣服就立刻被抓住。

  当张新杰感觉到韩文清的尖牙刺穿自己皮肤的时候,疼痛夹带着酥麻从脖子上慢慢扩散开来,直到全身都有些发软。一只手用法杖撑住地面,另一只手抓紧韩文清的衣服,血液从身体里流失带给自己的虚弱感和眩晕感越来越明显。

  韩文清并不是嗜血如命的吸血怪物,作为纯血种吸血鬼,对鲜血的需求真的很少,他也很久没有吸过血了,张新杰是第一个主动让他吸血的普通人。考虑到一个正常人所能接受的失血量,他并没有吸太多,只是足够让身体恢复到正常就停下了。当他松开张新杰时,却发觉他一脸苍白。

  微微皱了下眉头,就把有些站不住的人一手扶住,“你住哪里。”张新杰把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他已经没什么力气在回答韩文清的问题。

  按着身份证上的地址,韩文清背着已经昏睡的人用他口袋里的钥匙开了门。本想着把人安顿好之后自己就离开,只是看到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人,韩文清决定还是留下。

  张新杰醒来之后看到坐在床沿上的韩文清,想开口道谢,对方就递过来一碗红枣,“补血用的。”一时间,一人一吸血鬼之间有些莫名的尴尬。

  在张新杰的公寓里呆了两天,韩文清觉得眼前这个人比任何一个自己见过的人亦或是吸血鬼都要有条理,几乎所有的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一星期之后,张新杰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韩文清身上的伤也都好全了,本以为就此之后不会再有交集了,可是当韩文清接到任务说是有一个公会想要谋反,需要他去处理一下的时候,又一次遇上了张新杰。

  这一次,韩文清是在那个公会的私牢里看到的他。还是穿着之前的那套风衣,脸色并不是很好,但还是保持着应有的风度。作为一个公会的副会长被关在了私牢里,会长不知所踪,其他人也都组成了数个小团体。不用想,就是要谋反的预兆。

 知道了对方是纯血种之后,从私牢里出来的张新杰什么话都没有说,跟着韩文清去了霸图。

  从此以后,韩文清的身后多了一个手持法杖的牧师猎人,成为他可靠地后盾,但要是有谁小看了这个猎人,一定会被法杖直接钉在地上。而霸图,也成为了猎人圈中数一数二的公会。

  



评论
热度(16)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