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二十五)

于是……我真的是通宵赶文,从做完作业之后就在电脑面前写文。为了赶上ONLY

so,如果突然就没有了,那就说明那一章会是结局章,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困得不行爬床去了。

一如既往

OOC慎慎慎

Are you ready?






































GO

(二十五)

    蓝河在离开的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小刀带来的疼痛已经不足以让他保持理智——他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防止自己说出话,也防止自己在父亲面前就完全失控。

  在茂密的树丛中慢慢走着,没有了新鲜血液的刺激,蓝河觉得身体不再像刚刚那么狂躁了。手上的血还在不断地往下滴,在地上留下红色的印迹,但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是还没有枯萎的野果子。

  又往树林里走了一段,蓝河找了一棵树靠着坐了下来,用地上的枯叶擦去一直握在手里的小刀上的血迹,又把背倚在树干上直视着前方。他脑子里很乱,没有丝毫的头绪。他不知道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会不会来找自己,他也不知道叶修或者是其他的吸血鬼猎人会不会来找自己,虽然他希望叶修来。

  闭上眼睛,蓝河叹了口气。他想起被吸血鬼咬了的晚上,从那个点开始,自己的人生就变了。先是遇上了叶修,再是想要自己命的孙翔,之后知道了体内的血液是多么地特殊,继而就是想要把自己当做研究对象的嘉世。最后,叶修把自己带去了兴欣,直到现在。秋天还没有过去,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就好像迷宫,从头到尾也许需要花的时间并不长,却需要面对各式各样的挑战。

  如果说从一开始就进入了迷宫,那自己是不是要走到出口了?虽然自己并不知道在出口处的是怎样的景象,或者说……自己永远都没有办法走出这个迷宫。

  睁开双眼,蓝河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把隐形眼镜摘下,抬头看了看茂密的树叶,决定继续往山里面走。这样,就算在半途失去了最后的理智,伤害无辜人类的几率也就小很多。

  喻文州刚踏进树林的时候,就察觉出了异样。空气中弥漫着血的味道,越往里走味道越明显,就连一旁的黄少天都闻到了。

  “文州,蓝河他是受伤了?”虽然不敢确定就是蓝河的血,但这么浓的血腥味,一定是有生物受了伤。

  “不好说,也有可能是他把自己弄伤了来维持清醒。”喻文州说着已经拿出了枪,“少天,你能不能试着寻找下蓝河留下的踪迹?如果他还留着血的话,不可能没有痕迹。”

  黄少天低下头,就看到眼前一串红色的痕迹。于是蹲下身用手沾了一点,放到鼻子边闻了闻后立刻站了起来:“文州,这是血迹。“说着把手伸了过去,”而且是刚刚滴下没多久的。”

  喻文州刚看到那滴血,眉头就皱了起来。如果是这样,蓝河并没有离开多久。又顺着血迹的方向走了几步——红色的印迹不断往前延伸,并且是向着树林更深处。

  “蓝河往林子更深处走了。他是想离人群越远越好。少天,给叶修和许前辈发个信号。”喻文州意识到,如果只是他们两个去的话,说不定永远都追不上蓝河,只有从其他的方向同时去寻找蓝河才能有效果,“还有蓝溪阁,他们应该也开始寻找了。”

  黄少天点了点头拿出自己的枪朝天扣动扳机。枪响过后,天空出现了蓝雨公会的标志,向着四面八方散开,最后消失在空中。

  蓝河听到枪响的时候,刚好走上一个台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空中,就知道黄少天和喻文州肯定察觉了自己滴落在树叶上的血迹并且通知了其他猎人,其中一定包括叶修和自己的父亲。

  也许是因为流血过多,蓝河停下之后觉得有些头晕。往后退了几步,靠在石块上,用手按着太阳穴。身体又开始躁动,他也不知道这次他能不能再用自己的理智去克服,拿出药瓶,蓝河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瓶盖,倒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然后把瓶子丢进了树丛里。

  叶修看到黄少天的信号时,心往下沉了沉。在一边的许父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号代表着什么,但是他知道他们已经找到了蓝河的踪迹。“阿远是不是往林子深处走了?”许父了解自己的儿子,他绝对不会想要伤害其他人,只会远离他们,除了往深处走,没有别的方向。

  “前辈,如果博远在你面前失控,你还会扣下扳机吗。”叶修并没有直接回答许父的话,他只是看着对方手上的枪,因为就算找到了蓝河,也很有可能他已经完全丧失理智。到时候,如果许父狠不下心的话,谁都无法下手。

  “我不知道,如果我狠不下心的话,还是要你们来。”许父并不是不心疼儿子,只是他不能拿儿子的性命和全人类的性命来做比较。孰重孰轻,他心里明白。

  叶修看着自己的前辈下定决心:无论有多困难,他一定要蓝河活下来。

  吞下了药丸的蓝河继续往前走。手上的伤已经结痂,很快伤疤就已经消失不见。他不敢停下脚步,因为他怕自己一旦停下,就没有继续往前走的动力。理智仍然在和体内那股躁动不安的力量搏斗着。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不断提醒自己,他不能失去理智,他不想失去理智,因为他还有话想和叶修说,他还想听父亲讲之前没有讲完的事。

  除了叶修他们,其他公会的会长副会长,以及一些纯血种吸血鬼也都陆续到达开始寻找蓝河。其中速度最快的是轮回,周泽楷一进树林就已经知道蓝河往哪里走了,和自家副队一商量,决定分开行动。江波涛和周泽楷一起,方明华和孙翔一起。

  当蓝河爬上一个小山坡的时候,刚刚站稳,体内的那股力量突然就爆发压倒了他强撑着的理智。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来不及反应什么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仅存的意识也开始沉睡。

  当蓝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眼已经变成了不带任何感情的血红色。抬手舔掉手掌的血迹,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拔出枪对着天连续扣下扳机。一时间,树林里鸟兽四散。

  听到枪响的所有猎人或是吸血鬼,都觉得大事不妙,因为蓝河已经开始失控了。一旦他招来了周围的吸血鬼,那么这个树林就会成为人类文明崩溃的起点,那么接下来,一切都会失去原有的模样,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而站在山坡上的蓝河却像是起了玩心,因为他看到山腰上有不少正在向着这个方向前进的身影,显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伸出两个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天就立刻暗了下来。好不容易有机会完全控制这个身体,不玩个过瘾,实在是太可惜了。

  “靠靠靠,蓝河他在想什么啊!”黄少天被突然暗下来 的天吓了一跳,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就突然天黑了一样,“文州这是怎么回事啊!没说蓝河失控以后,会有这种变化啊!”

  喻文州没有说话,这很不寻常,没有那个纯血种的吸血鬼能有这种能力,之前的稀有血种也未曾听说会出现这种状况。正在思考,就听到身边的树丛开始窸窣作响,来不及想太多,喻文州迅速把枪对准树丛就扣下扳机。过了几秒,一个摇摇晃晃的吸血鬼出现在他的视线内。皱了皱眉头,这是已经引来其他的吸血鬼了吗?喻文州一边开枪一边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除了他们周围开始出现吸血鬼,其他有猎人或者是纯血种的地方也陆续开始有吸血鬼出现。

  张佳乐和孙哲平背对背,一边丢手雷一边开着枪,周围的吸血鬼根本无法靠近:“我靠,那家伙是要把我们堵死在在这里吗?我说大孙,你居然也来了?!”

  “你来了,我不来的话你一个人对付的了吗。”孙哲平刚一枪解决掉一个吸血鬼,笑着回答道,“自从去了义斩之后就没怎么见你了,这次来了不是正好。”

  张佳乐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身后的人。因为他真的很想立刻就丢下手雷和枪转过身去抱住这个一声不吭就离开的混蛋。

  周泽楷在江波涛反应过来之前就先崩掉了几只偷偷摸摸靠近的吸血鬼,微微低了低头道:“蓝河。”

  江波涛也没想到失控之后会是这种情形,如果这都是蓝河造成的,那之后会怎么样就更加无法估计,现在还没看到蓝河就已经被吸血鬼围住,如果再这么拖下去,根本就没法靠近蓝河。

  叶修和许父这里情况却比其他地方要好得多,只有偶尔冒出来的吸血鬼根本无法阻拦他们继续往前走,加上叶修并不怕黑暗,所以拉着许父走得比之前更快。

  最后赶到的王杰希和方士谦看着黑压压的树林——耳边不绝于耳的枪响让拿着子弹的手攥得更紧了。一定要赶上,谁都不愿意看到那种结局,废了那么大劲的做出来的子弹,不能白白浪费。

  “士谦,抓紧我。”王杰希抖了抖手中细长的法杖指向天空,双脚便慢慢离地飞了起来——希望这样能够赶得上,也只有这样,蓝河才有希望完全转化。


评论
热度(17)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