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Hunter (二十六)

OOC 慎慎慎慎

小学生逻辑

渣渣文笔

Are you ready?




































Go

二十六)

  当王杰希和方士谦飞到半空中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情况有多么的难以控制,从山脚开始,都是不断往上爬的吸血鬼,源源不断。无论怎么射杀,倒下一只,就会有接二连三的吸血鬼出现。如果不想个办法,这些猎人会因为没有了子弹而被围困。就算有纯血种在也撑不了多久。

  而想要从源头上控制那是不可能的,以他和方士谦,对现在的蓝河来说现在根本就不是对手,没等靠近就会被秒杀。王杰希看了好一会儿,决定用那个药粉冒险赌一把。

  方士谦看到王杰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袋子,就猜到他要干什么了:“杰希,这个不会伤到纯血种和其他人吧?”

  “我不知道。之前只试过一次,如果不是纯血种吸血鬼会有一定的影响。不会伤害人类,现在只有赌一把了。”王杰希咬咬牙,解开袋子的绳子,从空中倒了下去。

  淡黄色的粉末洋洋洒洒地在空中扩散开来,沾到绿色的叶片后燃起了黄色的火焰。周围的吸血鬼都像是被烫到了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地上。很快自半山腰开始,到处都是像是开满了黄色的花一样,逐渐扩散到整座山。远远看去,整座山都在发光。

  “王杰希来得可真够及时的,也该庆幸这里除了纯血种就是人类。”叶修看着周身的“火焰”伸手碰了碰,并不烫,更像是冷焰。

  一时间,所有的人和纯血种吸血鬼不约而同地都停止了开枪转而抬头看向半空中的隐约可见的身影:真不愧是人称“魔术师”的王杰希,能够不烧伤叶片又阻止吸血鬼!如果不是他,说不定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站在山坡上的蓝河看着满山的黄色,又抬头看了看半空中的王杰希,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正当他想着要怎么继续和那些想要追捕自己的猎人玩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

  慢慢转过身,蓝河看到的并不是那些纯血种吸血鬼,而是自己曾经的队友。

  “蓝河,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失控了,我一定会第一个杀了你。”说话的是系舟。接到喻文州通知的时候他没觉得惊讶,并且主动申请去找蓝河,因为他还记得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哪怕是自己的队友,他也会扣下扳机。

  “可惜现在你面前的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调,系舟紧盯着蓝河,食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

  一步,两步,三步。

  蓝河歪了歪头,笑眯眯地张开手:“开枪吧,我就在这里。”

  系舟根本就没有犹豫便扣下了扳机。眼看着子弹就要射入蓝河的身体,却只在离他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下了。他用一只手捏住子弹,然后丢在了地上。

  “你可以继续,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无论你开几枪,结果都是一样的。你伤不到我。”蓝河笑了笑,眼中充满了嘲讽。再次抬起脚一步步走到系舟面前,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他的枪狠狠地抵住自己的胸口,“或者你可以试试朝这里开枪。”

  系舟的手虽然还搭在扳机上,但却无法扣动扳机。手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毫无知觉,盯着眼前陌生的蓝河,系舟莫名觉得有些害怕。

  “许博远,你闹够了没。”就在蓝河和系舟僵持的过程中,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到达了山坡上,看到蓝河握着系舟的枪,喻文州皱了皱眉。

  松开系舟的枪,蓝河转过身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纯血种吸血鬼,鄙夷地笑了笑,“一个手残,一个话唠,能干什么呢?”

  “靠靠靠,蓝河你别以为你变吸血鬼就无毫无顾虑了!”黄少天一听到这话立马就跳了起来,“你有本事和我单挑啊!”说罢就抽出枪打算和蓝河一决高下。

  “少天,别急。”喻文州按住身边的人,他们两个联合起来只是能勉强拖住蓝河,但是也撑不了多久。除非其他的纯血种能够帮忙,所以现在需要的是拖延时间。

  “许博远,如果我们不杀你,你有什么打算。”喻文州一边在心中默默计算着叶修赶到这里需要的时间,一边和蓝河说话。

  “打算……‘当然掌握人类和你们纯血种的生死权啊!’你以为我会这么说?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玩个够。而且我最讨厌的就是磨磨唧唧套圈子!”话音刚落,蓝河就朝喻文州冲了过去。

  “文州小心!”黄少天一看喻文州有危险,立马挡在了他面前,对着蓝河连续扣下扳机。然而大部分的子弹都被躲开了,蓝河举起枪,对准黄少天,轻轻扣下扳机。

  “啧,少天你还行不行啊。”一个无比欠扁的声音突然出现,接着就是一把伞挡住了子弹,蓝河不得不停下,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人。

  “靠,叶修谁要你救我了!你说谁不行啊!”如果不是被喻文州拉住,黄少天一定会冲过去和叶修理论或者喊着要PK。

  叶修收起伞,并不理会黄少天,他只是看着蓝河,“我说小蓝河,这是第二次了吧,你就不能不抢哥的风头吗?”

  蓝河并不作答,他瞥见站在叶修身边的人,眼神突然就暗了暗。“你为什么带他来。”

  “阿远,是我让叶修带我来的。”许父看着无比陌生的儿子,很是心疼,“阿远,别玩了好吗?”

  蓝河转开头不说话,握着枪的手似乎在发颤。过了好久,他才慢慢把头转回来,看着自己的父亲,开口了,“玩,我并没有在玩啊。”

  “叶修,你先退下。”许父低声对叶修说,“阿远还没有忘记我。”他并没有拿枪,他只是想和儿子再好好谈一谈。

  叶修退到了许父身后,也许最后让父子俩交流一下,还有希望能够唤醒蓝河的理智。就算不成功,他也准备着随时出手。而且。王杰希已经完成了子弹,不会有意外。

  “阿远,你这样又是何必?把枪给我,让他们帮你转化。”许父说着伸出了手,“你一直这么闹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你也不是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你也不想让爸失去你这个儿子吧?”

  蓝河索性转过身不去看自己的父亲,他不敢和他对视。他怕自己刚对上他的眼睛就会失控,就会失手开枪。

“不要管我!就算我交出武器,他们还是会杀了我!”

  “博远,爸的话你都不相信了吗?而且叶修也在这里,你也不相信了吗?”许父的声音有些颤抖,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对他是最大最无法承受的打击 “博远,转过来。”

  在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其他纯血种和猎人都到了山坡上,看到蓝河和许父正在说话就都没有出手,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他们也不想刺激蓝河。

  在父亲的再三恳求之下,蓝河慢慢转过了身子,看到已经泪流满面的父亲,突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捂住头,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跪在了地上。

  一时间,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许父想去抱儿子却被叶修一把拉住——谁都不知道蓝河怎么了,现在过去,实在太冒险。

  蓝河就那么跪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慢慢地抬起了头,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许父见自己的儿子非但没有恢复,反而越陷越深,深深吸了一口气,“你们都不要出手,我来解决。”一边说,一边把枪拔了出来。

  “前辈!”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喻文州捂住了嘴。如果他决定要自己解决,其他人插手也不会有任何的意义。

  子弹上膛,许父站在了仍跪在地上的蓝河面前,将枪口对准他的头,“儿子,爹对不起你。”说完,闭了闭眼睛,食指搭在扳机扣上,想要扣下扳机,却发觉,手用不上力。

  跪在地上的蓝河突然诡异的笑了笑,在眼前的人反应过来之前,夺走了他的枪,飞快的往后退了几步。“父子情深可真够感人的啊,可是这还是比较合适晚八点档的电视剧。”

  许父看着眼前完全已经走火入魔的儿子,握紧了拳头。“叶修,我已经没办法帮忙了,交给你们了。”

  “小蓝河啊,你这就不对了,虽然哥不介意你抢了哥的风头,可尊老爱幼这是最基本的啊?”叶修一边说一边晃到了蓝河面前,手里的千机伞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把枪。

  “尊老爱幼?什么时候开始变成道德常识普及了啊?”蓝河嗤笑一声,什么预兆都没有就朝叶修开枪。

   “小蓝河,什么时候心这么脏了?”叶修轻轻松松躲开子弹,“我说你们这些看热闹的来帮忙啊?哥让你们来不是让你们看白戏的。”

  这句话提醒了在场的围观者,还没等出手,蓝河就有些恼怒地说道:“你们就不懂公平两个字吗?”手一挥,周围立刻出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吸血鬼,一摇一摆地开始攻击。

  “啧啧啧,小蓝河,你还讲公平啊?”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蓝河的身后,“那既然这样,那就我们两个公平的打一场吧,无论结果如何,都不用手下留情。”

  “哈,好啊。求之不得。”蓝河转过身看着叶修,眼里满是兴奋。


评论
热度(21)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