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与命 【叶蓝】

一(下)


当许博远回到府上的时候,所有的仆人都被马背上浑身是血的人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立刻帮忙把人扶到客房,不断有人把干净的水端来,把昏迷的人身上能擦的血迹擦干净。

  在一旁的许博远顾不上将自己沾上血的衣服换掉,而是焦急的等待着安茶请大夫回来。

  半个时辰之后,就当许博远以为安茶没请到大夫的时候,安茶拉着一个背着药箱的人跑进了客房。

  “快!你要是不能保住这个人的姓名,你就不用当大夫了!”许博远还没来得及说话,安茶就先把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那个老大夫一听这话,也不敢怠慢,还没等缓过气来,就给昏迷的人查看伤口。只见他先是紧皱眉头,然后又慢慢松开,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感觉像是松了口气。

  “大夫?他的伤势如何?”许博远一见大夫站了起来,急忙上前询问。

  “他只是失血过多暂时昏迷了而已,伤口并不致命,大多也已经结痂,而且他的身子骨并不差,气息虽弱也无需太过担心,只需几帖药调理便可。”大夫一边说,打开了随身的箱子,拿出纸笔,开始写药方,“按着这个方子抓药,每日服用两次,待伤口好了就可停服。”

  许博远示意仆人跟着去抓药,“安茶,带大夫去领银子。”只让一个仆人留下,自己坐在了床沿上,看着还在昏迷的人。

  刚才满脸是血污的脸已经被擦洗干净,乍一看感觉并不像是普通的老百姓,衣服上的血迹也被擦拭了一些,料子摸上去就比普通人家要用的好,加上没有哪个普通人家会莫名其妙昏迷在郊外的草丛里。

   一时间,许博远想了很多,有很多疑问想问这个人,但也只有等他醒过来之后才能知道他的身份。

  就当许博远在为眼前的这个人的身份而苦恼的时候,还有人正在为这个人失踪而手足无措。

  “父皇,你说皇兄他不会有事吧…”叶秋一脸的焦急,“刘皓他们居然敢暗算皇兄,还想发动政变。”

  “已经搜了几天了,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真不让人省心啊。”长叹了一口气,叶懿安摇了摇头,“刘皓他们只是伤了叶修,并没有弃之不顾,想来是他自己逃离的,但是为何没有留下任何的踪迹,近几日雷州城也只是下了几场小雨。莫非将他的踪迹冲洗干净了?”

  “父皇莫要再担心了,儿臣已经派人再次沿着皇兄可能经过的地方仔细搜查,一定会有结果的。若是父皇担心,母后也不会安心的。”

  叶懿安闭了闭眼睛,挥手让叶秋退下。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想起自己昏倒前应该是在雷州城的郊外,但现在看起来,自己已经被人带回雷州城了。

  “少爷,他醒了。”守在一旁的仆人见床上的人已经醒了,连忙叫醒在一边打盹的许博远。

  “你醒了啊。先把这碗药喝了。”许博远揉揉眼睛,走到桌边,把煎好的药端在手里,“你能起来吗?”

  叶修动了动,伤口已经不那么疼了,显然是眼前的这个人帮自己包扎了,尝试着想要坐起来,虽然还会牵扯带伤口,但是至少能把药喝了。

  苦涩的药入口,许久没接触药味的叶修也不禁皱了皱眉头。将一碗药喝下,接过许博远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嘴,就又躺了回去。

  “你是谁,为何要救我。”叶修没等许博远问他,就先问上了。

  “我…我是谁不重要,只是在郊外刚好碰上你昏过去就把你带回来了。说回来,你还没说你是谁。”许博远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托词能够解释自己的身份。

  “你不肯告诉我你是谁,我又何必告诉你。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就不怕我是通缉犯吗。”叶修懒懒得看了许博远一眼。“叶修,这是我的名字,既然不肯告诉我身份,名字总可以说,等以后在下伤好了,还能够找到报恩之人。”

  “你要是通缉犯我又怎么会认不出。许博远,博大的博,宁静致远的远。”许博远也有些不高兴,明明是自己救了他,还要被他冷嘲热讽。

  “你身上的伤并不重,静心休养几天就好,至于伤好之后,你要走要留,自己决定便是。”

  “那就有劳许公子了。”叶修本来就想找机会好好休息一下,这下正好,不但能好好休息,说不定还能逗逗眼前这个没有任何城府的许公子。


评论
热度(21)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