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与命 【叶蓝】

(二)(上)

    说是养伤,叶修是绝不会安分呆在床上长蘑菇的,来许府第二天,他就从客房里走到了正院里,府上的仆人们也不敢多说,因为少爷嘱咐过,要好好招待这个伤员,出了什么事就等着被罚。

  叶修在正院里逛了一圈,眼尖的他看到了挂在大厅里的那把剑,果然不简单,明明就是朝廷重臣,却不肯说,看来要说他没城府,多少还有点警惕心。

  “不好好的呆在床上养伤,开裂了可别怨我们照顾不周。”许博远听仆人汇报说是叶修从偏院走到正院了,放下手中的书,刚出书房就远远看见叶修站在正厅外,看着什么东西。

  “这些伤口影响不了我四处走动,一天都躺在床上,没等伤口好,就先满身是灰了。”叶修收回了目光,看向许博远。今天他穿了一件水蓝色的长衫,只在腰间系了一块玉佩,满是书生气。

  许博远走到叶修身边,正巧也看到了那把剑,“这是家父最心爱的剑,是当今圣上…”话说到一半,许博远突然就噤了声,差点就说出来父亲的身份了。用余光看了看叶修,还好他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说来,还未见到令尊,若是能见到,在下一定要和令尊讨教讨教。”叶修早已猜到,许家是什么背景,而朝中的大臣姓许的,也只有一个。

  正想说自己的父亲并不懂兵器,就听得仆人们说“老爷夫人回来了!”

  “家父回来了,叶公子在此稍候片刻。”说罢,许博远就去正门迎接父亲。

  在回程的路上是,许明毅就已经听说自家的儿子带回家一个伤员,身份不明。心中很是着急,刚进府门,不等换衣就打算去偏院查看伤员。

  走到正厅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叶修,忽然停下了脚步,为何,当今的大皇子会出现在这里,转头问一遍的奴仆,说是救回来的就是这个人,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该说是自己的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居然救了这么个大人物回家。

  叶修见许明毅作势就要下跪,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戳破,就当自己是普通人而不是大皇子。

  聪明的许明毅又怎么会不知道叶修那个眼神什么意思,连忙将下跪的动作改成了一个简单的揖。

  叶修走上前,扶起了许明毅,自己朝他作揖,“多谢许公子相救,若不是他,在下也许已经命丧荒郊了。”

  “这位少侠客气了,不知如何称呼。”许明毅从未这么靠近过大皇子,一时间内衫已经湿了大半。

  “在下姓叶,名修,您不必客气。”叶修发觉许明毅的双手在不住的颤抖,显然是被自己的身份吓到了,“您路途操劳,想必已经很乏了,有什么事,日后再说吧。”说着把自己手中的一块玉塞给了许明毅,让他上朝的时候带去,好让他们安心。

  许明毅又说了些让叶修好生休养的话,就去更换衣服准备其他的事。

  在一旁的许博远总算是松了口气,还好父亲不觉得叶修是什么危险人物,否则自己又要遭殃了,不过怎么觉得,父亲和叶修很熟悉?难道是以前有打过照面?

  “你和家父认识?”待父亲走远之后,许博远看着没有打算回客房的叶修,张口问到。

  “只是觉得面熟,想来和令尊有缘见过,只是不记得了。”叶修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大臣们,又怎么会不认识。

  怪不得觉得父亲看到叶修的时候有些激动,这么说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想到这,许博远也就没怎么在意。

  


评论(2)
热度(28)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