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与命 (二)叶蓝

于是…网络不太好,之前那段翻不出来,我就和新的一块放上来了。



照例OOC警告。

文笔渣

小学生逻辑。

叶修还在装斯文。

默认许博远就是蓝河。

READY?













































GO


(二)

    说是养伤,叶修是绝不会安分呆在床上长蘑菇的,来许府第二天,他就从客房里走到了正院里,府上的仆人们也不敢多说,因为少爷嘱咐过,要好好招待这个伤员,出了什么事就等着被罚。

  叶修在正院里逛了一圈,眼尖的他看到了挂在大厅里的那把剑,果然不简单,明明就是朝廷重臣,却不肯说,看来要说他没城府,多少还有点警惕心。

  “不好好的呆在床上养伤,开裂了可别怨我们照顾不周。”许博远听仆人汇报说是叶修走到正院了,放下手中的书,刚出书房就远远看见叶修站在正厅外,看着什么东西。

  “这些伤口影响不了我四处走动,一天都躺在床上,没等伤口好,就先满身是灰了。”叶修收回了目光,看向许博远。今天他穿了一件水蓝色的长衫,只在腰间系了一块玉佩,满是书生气。

  许博远走到叶修身边,正巧也看到了那把剑,“这是家父最心爱的剑,是当今圣上…”话说到一半,许博远突然就噤了声,差点就说出来父亲的身份了。用余光看了看叶修,还好他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说来,还未见到令尊,若是能见到,在下一定要和令尊讨教讨教。”叶修早已猜到,许家是什么背景,而朝中的大臣姓许的,也只有一个。

  正想说自己的父亲并不懂兵器,就听得仆人们说“老爷夫人回来了!”

  “家父回来了,叶公子在此稍候片刻。”说罢,许博远就去正门迎接父亲。

  在回程的路上是,许明毅就已经听说自家的儿子带回家一个伤员,身份不明。心中很是着急,刚进府门,不等换衣就打算去偏院查看伤员。

  走到正厅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叶修,忽然停下了脚步,为何,当今的大皇子会出现在这里,转头问一遍的奴仆,说是救回来的就是这个人,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该说是自己的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居然救了这么个大人物回家。

  叶修见许明毅作势就要下跪,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戳破,就当自己是普通人而不是大皇子。

  聪明的许明毅又怎么会不知道叶修那个眼神什么意思,连忙将下跪的动作改成了一个简单的揖。

  叶修走上前,扶起了许明毅,自己朝他作揖,“多谢许公子相救,若不是他,在下也许已经命丧荒郊了。”

  “这位少侠客气了,不知如何称呼。”许明毅从未这么靠近过大皇子,一时间内衫已经湿了大半。

  “在下姓叶,名修,您不必客气。”叶修发觉许明毅的双手在不住的颤抖,显然是被自己的身份吓到了,“您路途操劳,想必已经很乏了,有什么事,日后再说吧。”说着把自己手中的一块玉塞给了许明毅,让他上朝的时候带去,好让他们安心。

  许明毅又说了些让叶修好生休养的话,就去更换衣服准备其他的事。

  在一旁的许博远总算是松了口气,还好父亲不觉得叶修是什么危险人物,否则自己又要遭殃了,不过怎么觉得,父亲和叶修很熟悉?难道是以前有打过照面?

  “你和家父认识?”待父亲走远之后,许博远看着没有打算回客房的叶修,张口问到。

  “只是觉得面熟,想来和令尊有缘见过,只是不记得了。”叶修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大臣们,又怎么会不认识。

  怪不得觉得父亲看到叶修的时候有些激动,这么说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想到这,许博远也就没怎么在意。

  舟车劳顿,许明毅也没有多余的精力问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多少能猜到,因为在回来的途中,也有收到飞鸽传书,说是大皇子莫名失踪了,在失踪之前曾经被逆贼所伤。

  现在看来,想必是许博远看到了受伤的大皇子,只是因为并未见过,就将人带了回来。看着手中的玉佩,许明毅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儿子说,在朝廷中多年,早已明了谁将继承大统,只是自家的儿子对这种事并不感兴趣,就连考科举也都是不愿拂逆自己的意愿。

  想到这儿,许明毅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叶修回到了自己住的客房,打算回床上睡一会儿,还没把门关上,就被许博远拦住了。

  “叶修,你是习武之人,对吧。”之前大夫说过他的底子并不差,这才休息了一天就已经活蹦乱跳的,肯定不简单。

  “没错,许公子是想和在下学习武吗。”叶修也不把门打开,就看着一脸认真的许博远,“令尊会同意吗?虽然我的武功不差,但是不代表你能学得会,许少爷。”叶修故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

  “要不是我救你回来你现在能这样和我说话吗!”许博远一听叶修的语气明显是不相信自己,想拿自己救了他一命来当条件,让他教自己。

  叶修也不回答,只是伸手拽住了许博远的领口,轻轻一用力就把他拎了起来,一边的仆人吓得差点昏过去,有几个胆大的准备去找许明毅,却被许博远喝住。

  “咳……不用去……叶修你……”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以为自己会被弄晕的时候,叶修松开了手,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护着喉咙不停地咳嗽。

  “就这点力气你就受不了。你以为练武是这么容易的?”叶修蹲下身,看着满脸通红的许博远,“既然有人会保护你,你为什么要受苦习武,还是说你并不想让人保护?”

  许博远没有回答,他知道自己这是自不量力,但他只是不想再被束缚在父亲对他的种种要求之中,好不容易有个人能够有个他自认为父亲并不认识的人出现,能给他松松绑。

  把一脸失望的人拉了起来,叶修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你还是好好当你的少爷吧,习武这种事不适合你。”

  许博远没有躲开叶修的手,听到他的话,也只是撇了撇嘴,“你好好休息。晚上家父会好好招待你的。”说完就从客房门口离开了。

  叶修看着背影有些落寞的许博远,觉得自己的话似乎有些太重了。

  晚上,许明毅准备了一大桌菜招待叶修,不停地给他夹菜,还示意许博远也一起,但是后者显然不在状态,只是埋头吃饭,一言不发。

  晚饭过后,许博远也没有留下来,说是有些疲倦先回房休息了。叶修看到他脖子里还有自己留下的红色印记,决定等和许明毅交流完之后和这个失魂落魄的少爷陪个不是。

  “大皇子,犬子不知待客之道,有怠慢之处还请不要在意。”等许博远离开之后,许明毅从离开座位,作势就要给叶修赔礼道歉。

  叶修连忙把他扶了起来,“丞相快请起,是我之前说了不该说的话,莫要责怪他。”

  “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总想着习武,但是他的身子骨根本就不适合,从小只要受冷就会感染风寒,还是这几年慢慢调养好了,就又想着习武了。”许博远是什么想法,做父亲的又怎么会猜不到,“还请皇子不要答应犬子,以免闹出什么事来,过个几日,新鲜劲过了,自然就忘了。”

  叶修本想顺口答应下来,但是转念一想,开口道,“许丞相,不如这样…”

  许博远回到自己房内后,坐在床边,又想起下午叶修和自己说的话,又是一阵气恼,直直倒在了床上。并不是不知道自己不适合练武,只是想自己学着好防身,安茶总有顾不上的时候,事事都讲求一个周到,父亲怎么就想不明白。

  看着屋顶,许博远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当时被叶修拽住的时候,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想逃,一点力气都没有。

  正想着要找机会让安茶多少教自己一些招式,就听到有人敲门。这么晚了,是谁还来找自己,“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在下来给许少爷赔不是。”叶修说完这话,门就开了,许博远看向自己的眼神还带着些不满。

  “怎么,还没有消气?”叶修的手搭在了门框上,“这不是来给赔不是了吗?”

  许博远不想搭理,想顺手关门,却发现门纹丝不动,“叶修你放手。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也不迟。”

  “我若是要今天就说呢?”叶修往房间垮了一步,用手把门关上,“许少爷不想听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叶修你给我出去!”许博远看着笑得人畜无害的叶修,有些恼火。

  “你父亲答应让你学武,但是仅限于防身。”不出意料,许博远的有些难以置信得看向自己,态度也立刻放软了。

  “所以你是特意来和我说这个的?”也不知道叶修用了什么办法,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

  “许少爷对在下的道歉还满意吗?”

  “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许少爷还真是无情啊。”

  “你再叫我许少爷,我……我就…”

  “就什么?”

  最后叶修是被轰出来的,看着关上的门,叶大皇子决定,在回宫之前,就好好教教这个许少爷,如何防身。


评论
热度(19)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