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无题 周江 ABO 军装

……我觉得我的坑越来越多了。

于是……想不到题目 就暂时空着了。

依旧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小学生逻辑警告

私设满满

Ready?








































GO

当江波涛中枪倒下去的时候,他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背叛贺武,或是说需要除掉一个新兵。

  “怎么样了。”看着倒在地上的江波涛,从树丛里走出一个穿着贺武军装的人。

  “信不在他身上。但是没有听说还有其他人和他一起。一个Omega居然被如此重视。真是稀奇了。“翻完了江波涛的所有可能放东西的袋子之后,开枪的那个人不屑的吐了口口水。

  正当两个人盘算着该怎么处理江波涛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不断逼近的危险。

  周泽楷听到枪声的时候正好巡视回来,很少会有人在轮回的领地里擅自开枪,等他顺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去的时候,一股很淡的信息素让他皱了皱眉头,三个人,这让他更加疑惑了,有谁会在白天闯入轮回的领地,还开枪。

  所以当他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江波涛,并且听完了其他两个人的对话的时候,明白了大概,拔出枪,放慢了脚步,慢慢靠近,他不想打草惊蛇。

  当那两个人感觉到异样的时候,想要拿武器已经来不及了,两声枪响过后,两个人一脸错愕的倒在地上,断气前还想说些什么却也是晚了。

  周泽楷把江波涛扶起来的时候发觉他还有呼吸,虽然很微弱,但应该能够撑到回基地。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江波涛披上,就打横抱起他,大步往基地走。

  方明华看到周泽楷抱着一个大半身是血的人回来,也没有多问什么,就吩咐医疗队给伤员做手术。

  “队长好像带回来一个人啊?还受了伤。”正巧在边上的杜明有些好奇,转头去问吴启。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但是看衣服应该也是军团的人,唔,而且还是Omega。”作为Alpha,吴启感觉到了江波涛的信息素。

  “队长很少会多管闲事啊…真是奇怪了。”杜明也猜不出究竟,只是觉得周泽楷把这人带回来肯定是有什么理由。

  看着江波涛进了手术室之后,周泽楷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沾上了血迹的衬衫,冲了个澡,再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了血腥味。

  “小周,我能进来吗。”是方明华,在得到许可之后,他推门而进,看到正在擦头发的周泽楷。

  “看他的军服,是贺武的。他的衣服的里衬缝了一封信。”方明华把信递给周泽楷,“子弹擦过心脏,再差一点就可能当场死亡了。”

  这么近都能打偏了,也真够差的。周泽楷把信按着折痕打开,扫了一眼内容,递给了方明华,“求救。”

  “…这是,贺武的求救信?”方明华看着信的内容,也有些惊讶,“让一个新兵送信,看来是走投无路了。”信是用密码写的,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不用多久就能翻译出来。

  “内鬼。谋反。”信的大概内容就是贺武出了内鬼,正在谋划着夺权。让一个新兵还是个Omega送信,如果不是觉得没人可以再相信,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周泽楷回想起之前在树林里听到的对话,又皱起了眉头。

  “等江波涛先醒过来吧,也许他知道些什么。“方明华也不好胡乱猜测,也只有等送信的人醒过来了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恩。“周泽楷走到窗边,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前几天和其他军团开例行会议的时候的场景。

 

  三天前  荣耀军团例行会议

  “你是说,有人要谋反?“叶修叼着烟,看着喻文州,觉得他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最近有不少军团来蓝雨求救,说是军团内有人谋反。还有些据说已经被篡权了。“喻文州看着叶修,在大屏幕上调出了一些记录。

  “风水轮流转,这些小军团,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换领队了。“在一边的张新杰抬手扶了扶眼镜,”有些只是想找一个可靠的后背罢了。“

  “这年头没有点后台,想要生存下去,可没那么容易。“叶修并不在意那些数据,“手残你是不是太在意了?”

  喻文州没有回答叶修,他只是觉得最近的求救有些太过频繁。

  “我同意喻队的想法。”王杰希看着数据,“最近一段间的确不太安稳。有些军团都派新兵来送信了。而且大多是Omega。”

  “雷霆也是,大多是Omega来送信,很少有Beta或者是Alpha。”肖时钦也有些疑虑,“为何要派Omega来送信,军团的新人应该不仅仅只有Omega才对。”

  叶修仔细回想了一下,的确,兴欣也有收到过求救信,但基本被他无视了,但是来送信的人的性别,他真的没有仔细过问。

  “轮回呢。”一直坐在边的周泽楷摇了摇头,表示还没有收到过求救。

  “各个军团还是注意一下吧。如果有什么事,下次例行会议上再讨论。”喻文州站了起来,“如果有针对性的谋反的话,还要从那些送信的Omega”开始调查。

 

 

  回过神来,周泽楷觉得江波涛送来的这封信和之前喻文州说的事似乎有一定的关联性,“等他醒了,问清楚。”

  “恩,但是有一个问题,他似乎快到发情期了。”方明华刚刚收到消息,说是江波涛的发情期就在这几天,“如果用抑制剂的话,昏睡的时间可能会长一些。”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固定的Alpha,周泽楷考虑了一会儿,“再决定。”如果能在发情期之间问出情况来那是最理想的,如果不行,也只有等过了发情期再做打算。


评论(1)
热度(37)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