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周江 人鱼 合作文 Unconditionally (1)-(2)

名字来自水果姐的一首歌

 @Crust at一起写的姑娘

于是你们猜猜谁写的第一章谁写的第二章呗w

有关潜水的东西……大部分是自己脑补的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请谅解……

文风什么的,合作文就不要纠结了。

有私设

能接受的继续看下去吧






































(一)

  

从懂事开始,江波涛就已经很难数得出别人给他取的绰号了。“及时雨”,“九点水”,“万金油”等等,至于这些绰号的来源,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名字的后两个字都带了三点水,也因为人缘好,而且性格很讨人喜欢,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

  也是从小时候开始,江波涛很喜欢潜水。家里的大儿子学的金融,被送到国外深造之后已经有不少企业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并不要担心未来的出路,于是俩老也就不反对小儿子的兴趣了。好在江波涛对自己的兴趣很是上心,大学毕业就拿到了潜水执照,并且被一个专门培训潜水教练的机构招去。三年之后,理论成绩和实践成绩都极为优秀的他顺利毕业并找到了工作。

  这份工作是在南方的一个沿海城市,离江波涛的老家S市有着三个小时的飞机飞行时间。初来乍到,江波涛还有些水土不服,发起了低烧。为了不影响工作效率,江波涛和负责人请假之后,就准备回自己的公寓休息。

  沿着海岸线,江波涛一边走一边看风景,海浪不时冲刷着他的叫,沙子从脚趾间滑过。

  忽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求救声,而且有不少人围在了一起。皱了皱眉头,他想也没想就朝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等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挤不进去了。

  “让一让,我是潜水教练。”

  众人听到这话,很自觉地给江波涛让出了一条路,顺利进到人群之中后,发现求救的是一个年轻女子,一脸的惊慌失措。

  “怎么了?”江波涛蹲下身,扶住她的肩膀,“发生了什么事?”

  “我妹妹,刚才说去游泳,半个小时后回来,现在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一开始还说的好好的,结果说到最后有抽泣了起来。

  “你别急,我是潜水教练。”江波涛问周围的人借了一条大的浴巾,“你妹妹长什么样?”

  一听是潜水教练,女子多少有些放心,在给江波涛仔细描述之后,她一把拉住江波涛的手,“你一定要找到我的妹妹,拜托你了…”

  “没事的,你在这里好好等着就好。”又安抚了她几句,江波涛起身脱了外套,单穿一条中裤,就下了海。

 本来就有些偏高的体温,碰到冰冷的海水,身体还是不自然的颤了颤。越往远走,江波涛也就越专注,海里本来就有供游泳的人扶手用的绳子,江波涛拉着绳子,一边四处搜寻。

  也许是因为低烧的缘故,周身的海水比平时更加冷,加上没有热身就急匆匆的下了水,江波涛对自己的冲动多少有些后悔。继续往前游着,眼看就要到拉绳的尽头了,还没有什么人影,难道是游出界了?应该不会,因为在拉绳附近他看到了自己的同事,正在把一个试图游出去的人拉回来。

  岸上,正在焦急等待自己妹妹的女子突然听到人群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姐,姐!”小女孩一路挤着,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姐,你怎么了啊。”看着姐姐一脸的泪痕,很是不解。

  “你去哪儿了?带你回来的人呢?”一看自家妹妹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还以为是江波涛把她带回来了。

  “没人带我回来啊,我刚才去捡贝壳了。”说着,女孩把一把贝壳递给姐姐看。

  “你像想吓死我啊!”一把抱住自家不懂事的妹妹,好一顿数落。

  见人安然无恙,围观的人也就渐渐三乐,姐妹俩整理好之后,虽然还不见江波涛回来,但觉得如果是潜水教练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把他的衣服交给其他工作人员,说明情况之后就离开了。

  在扶绳的边缘搜索了许久都没有结果,身体一阵阵的发函,江波涛知道自己再不回去,碰上涨潮就麻烦大了。

  这么想着,江波涛慢慢往回游。没有热身的弊端显现了出来。还没有游多远,只觉得左脚一抽,就开始一阵阵的发疼。糟糕,抽筋了。虽然没有惊慌失措,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多久,现在指希望不要碰上涨潮。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继续往前游了几米之后,身后一个大波浪让江波涛猝不及防,手从浮绳上滑开了。还来不及反应,有又一个波浪把他推得更远了,本来就已经没什么力气的身体,加上抽筋的左脚,海水立刻灌了进来。

  “咳…咳…唔…“江波涛挣扎了几下,就被海水盖过了头,尽管一再提醒自己保持冷静,但窒息感一点点涌了上来,身体越来越沉,挣扎也是无用功。大脑一片混乱,江波涛长这么大,第一次打心底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寒气渐渐渗透全身,眼睛也有些睁不开,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他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往上带,也许是自己的同事吧,这么想着,彻底放松下来的江波涛昏了过去。


(二)

  江波涛醒来的时候人躺在沙滩椅上,手边摆着一瓶矿泉水,身上披着一条大毛巾,上半身的衣服都被扒掉了,只有一条裤子还健在。

  “哟你醒了啊。”走过来的是他的同事,刚才在拉绳那边做警卫员的杜明。杜明说小女孩没什么事,是她姐姐误报,俩人现在已经回家了。然后接着他说那时候看到他往他那边游过去,认出了是他,也没太在意,还以为他是普通的来健身,包括他沉下去的时候他也没在意,还以为是他潜水了呢。

  “你哪见过有人穿着衣服裸潜的?”

  “我哪知道啊,我当时忙着拦着那大爷呢,说什么都不听非要游出界,你说那防鲨网拉着是干嘛用的啊?现在的老年人啊真是倔强的要命,以为自己身子骨好就能横渡琼州海峡呢。”杜明努努嘴说你别打岔,然后接着说他是如何在没人疼没人爱的情况下得救的。

  “我跟你说,接下来发生的事真是都市传奇啊,要不是我亲眼看到的我都不带信的。我先给你做个铺垫,前情提要一下。在咱们这个海边啊,你也知道,历来神奇的事挺多的,什么有人捡到了超稀有的贝壳啊有人钓到了什么品种的鱼了啊,还有一个事就是传说中的爱救人的鱼。”

  “爱救人的鱼?”

  “嗯。这个事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杜明说,这是上一辈海警传的事了,大概在三十多年前,有个人跟今天这个大爷似的,是个退役的国家级游泳运动员,觉得自己身手了得,就偷偷的游过了拉绳,往更深的地方游过去了。没绳的世界可是另一片海洋了,这位仁兄游着游着就体力不支,想要往回返,但是正好赶上退潮的时候,返回的难度瞬间被拉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这位退役级的国家运动员就被浪拍晕过去了,当时还谁都没发现,差一点就出了人命。

  “后来他被鱼救了?”江波涛问。


  “你要这样这故事没法讲了!”杜明怒,抓过水瓶喝了一大口润嗓子,“后来,当时值班的海警还在海上,正赶着游客往岸上走呢,突然感觉船体被撞了好几下,咚咚咚地,他一开始还以为是鲨鱼,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结果回头一看,是一个人仰面漂在水上,呼吸很微弱,把他都吓傻了。赶紧叫附近的海警都过来,把人给捞了上来。你说这么大一个人,怎么想也不能是逆流仰泳过来的吧?而且那咚咚咚地拍船,那力道可不是开玩笑的。大家都说这是被好心的鱼救了。所以每年祭妈祖的日子都往深海里投上些鱼食。那鱼好像也是知道感激,后来听说又有几次这样的案例。还有的直接给送上了岸,身上被压出了些鱼鳞的痕迹。我看过照片,那鱼鳞比一般鱼大了得有三倍!超大!”

  杜明伸手比划了一下,然后拉过江波涛的手面带严肃的说道“要不是你,我还以为这不过是普通的都市传说,灵异事件。感谢你给了我一个目击现场的机会。”

  江波涛感觉信息量有点大,抽回手揉了揉太阳穴,艰难的思考了一下。

  “难不成我是……被那个传说中的……大鱼救了?”

  “Bingo!”杜明对他比了个枪的手势,作回忆状,“我不是说你沉底了我也没在意吗,后来你有一阵还没上来,我就感觉好像不太对劲。刚要去捞你,你就破水而出了,就像半个身子插在水里似的,那姿势我敢说没有一点夸大成分,最可怕的是你居然还平移过来了,要不是你那时候还是个活人我得活活被你吓死。我跟你说你可得请我吃饭!”

  “你说话能不能不总跑题……”

  “一点队友爱都没有。亏我还立刻就扔绳子给你拽上来了。欸说到这个,你靠近我的时候,就差一点碰到船体的时候,你就突然从竖着变成横着了,而且还是脚冲着我横躺在水面上。说真的当时我落跑的心都有了,要不是我听说过这传说我肯定不带拉你上船的。看来这鱼还挺智能的,知道把脚给我而不是头。这也是救人救出经验来了啊。”

江波涛深深地感到了一阵心累,笑骂道卖队友比干活都上心。虽说感觉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但劫后余生的兴奋和对杜明和未知名大鱼的感激盖过了其他。用手背粗略的量量体温,已经不烧了,杜明说他被救上来的时候发了高烧,就给他灌了退烧药。

  杜明这边已经下班了。江波涛从工作人员那里把衣服拿了回来,一边和杜明天南地北的聊一边招呼了一辆车,算是履行承诺的请杜明吃了顿家常菜。两个人在以前培训的时候就相互认识了,现在又成为了同事,虽然江波涛刚没上几天班,但是情谊也已是十分深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可讲。

  一起吃完饭后江波涛又给杜明打了一辆车送他回家。他自己的家离饭店比较近。天气凉爽舒适,他决定走着回家。走着走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掏出手机打给杜明。

  “喂,杜明?不是,我没落什么东西…………我说啊,鱼……能把人驮成竖在海里的样子?”


评论(1)
热度(29)
  1. 壳拉斯特淼淼不言情已至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呼呼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