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龙【周江】

  • 于是。我尽力了quq
    然后设定是龙x驯龙师
    文章没完。还有车没发
    我先占个位。
    大家520快乐!
    脑洞略大。
    莫要纠细节。
    文笔渣渣提醒。
    总之……请谨慎食用。

  • 然后。排版已炸




























     江波涛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似乎注定是被周泽楷套牢了。
     第一次见周泽楷的时候,是在一次野外训练。作为一个驯龙师,也就对龙的气息格外的敏感。江波涛之前见过不少龙,但见第一次安安静静的闭着眼休息的龙。
     不过走近之后才发现这条龙的尾巴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看形状像是被捕龙师打伤的,还隐约渗着血。虽然说基地会收留受伤的龙,但一旦被捕龙师盯上的就不太可能会让给驯龙师。
     拿出随身准备着的伤药,敷在伤口上,沉睡的龙动了动尾巴,但并没有醒过来,也许是伤口伤得太重,只是警告江波涛而已。
     直到敷完伤口,龙都没有要清醒的意思。考虑到它不太可能外出捕猎,江波涛走出山洞抓了几只兔子放在了龙的身边。希望它醒过来之后能早些离开,毕竟基地里有些驯龙师曾经是捕龙师。
     回到基地之后,江波涛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第二天下午,趁着外出采购的机会,他又去了趟那个山洞,返现除了一地的兔毛以外,已经不见了那条龙。看来是顺利离开了。想到这,江波涛多少松了口气。
     本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这条龙了,但江波涛没想到自己会被它所救。
     在出一次A级任务的时候,江波涛遇上了一条只有在S级任务才会出现的喷火龙。本来就没有打算在任务上耗费太多时间,以至于没有带太多的装备。江波涛在躲过一个火球之后,被火龙的尾巴扫过撞上了树干,吐出一口血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是被龙爪抓住了。难道是火龙要把自己带回去吃了?但很快江波涛发现抓住自己的并不是火龙,而是自己救过的那条不知名的龙。
     等龙降到地面之后,江波涛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只是还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从包扎伤口的方式来看并不像是一条龙做得出来的。想到这些,江波涛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但很快又被自己的打消了。
     看了看四周,像是个山洞。把自己放下之后龙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手撑着地面,江波涛尝试着坐起来,被一双手扶住了。
     “伤,还没好。”
    怎么会有人的声音,江波涛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你是……”
     那人显然犹疑了一下。最后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江波涛亲自见证了从人手到龙爪的变化。
     做了这么久的驯龙师,江波涛是真的第一次见有龙能化为人形的。看来救了自己还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你…有名字吗?”照理来说,名字一般都是驯龙师取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对方应该是有名字才对。
     “周泽楷。”
     “那…我能叫你小周吗?”江波涛觉得既然他救了自己,那就说明他并不畏惧人类。
     “恩。名字”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灭有问题。
     “你问我的名字?江波涛,而且如你所见,我是驯龙师。”
     “知道。”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说话不会超过五个字。也许是因为没有人和他说人类的话,也许是他不习惯人类的语言,但说的并不难理解。
     “你怎么找到我的?”江波涛不记得自己有留下什么带有自己气息的东西。而且周泽楷也不是自己的龙,应该是有意来找自己的。
     “药。有气味”周泽楷伸出自己的手臂,上面还有一块伤疤,是上次留下的。
     看来是自己低估了他的嗅觉,但江波涛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要找自己,毕竟自己是驯龙师,要是被驯服了,虽然不是坏事,但也会少了一些自由。
     “留下,养伤。”周泽楷扯开了话题,指了指江波涛的伤。
     本来江波涛并不想在龙的地盘呆的太久, 但是现在看起来想要回去也不太可能。
     于是江波涛就暂时在周泽楷的小山洞里住了下来。
     每天周泽楷都会外出捕猎,有的时候是野鸡,或者是松鼠,还有一次周泽楷以龙形抓回来一只鹿,江波涛吓了一跳,最后让他放回去了。
     伤口愈合得很快,半个月之后江波涛就已经可以下地了。眼看着和周泽楷说好的伤口恢复了就回基地的约定就要实现,江波涛却始终没有机会和周泽楷说。
     “小周,你最近是在躲着我吗。”在某次周泽楷捕猎回来之后,江波涛拦住了他。
     周泽楷显然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戳破自己。这半个月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和江波涛一起生活,甚至是不想让他离开。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这半个月足够让江波涛摸清周泽楷的想法,显然他不想让自己离开,但并不想强制拦着,所以索性不去面对。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么说,他怕江波涛误解自己,只是自己的这个要求似乎有些强人所难。
     江波涛最见不得周泽楷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他边上,伸手牵住周泽楷的手,“我不走,你别躲我了。”
     周泽楷听到这话突然抬起头,眼睛里满是欣喜和不解。“真的?”
     “嗯,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不想让我走。”江波涛抬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喜欢江!”从来没那么开心过的周泽楷根本不知道有些话要婉转一点说才会让人接受。
     这回轮到江波涛愣神了,“小周,你……说的喜欢是……”
     “在一起!”
     江波涛被两个直球震晕了,但从周泽楷的表情中他没有看出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周泽楷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白有多大的杀伤力,他只是知道江波涛不走了,而且是自愿的。
     当天晚上,周泽楷特意杀了一头鹿,还拿出了江波涛教他酿的葡萄酒。
     如果江波涛当时知道龙沾酒的后果会让自己彻底离不开,也许他会选择不要让周泽楷喝那杯酒。
     

评论(1)
热度(73)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