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记录点滴。心中所想,即为一切
cp博爱,如果戳了雷区请慎入
全职高手/黑蓝/APH/K/原创/盗墓笔记 堆文
欢迎点梗~

与命 (二)叶蓝

于是…网络不太好,之前那段翻不出来,我就和新的一块放上来了。


照例OOC警告。

文笔渣

小学生逻辑。

叶修还在装斯文。

默认许博远就是蓝河。

READY?


GO


(二)

    说是养伤,叶修是绝不会安分呆在床上长蘑菇的,来许府第二天,他就从客房里走到了正院里,府上的仆人们也不敢多说,因为少爷嘱咐过,要好好招待这个伤员,出了什么事就等着被罚。...


与命 【叶蓝】

(二)(上)

    说是养伤,叶修是绝不会安分呆在床上长蘑菇的,来许府第二天,他就从客房里走到了正院里,府上的仆人们也不敢多说,因为少爷嘱咐过,要好好招待这个伤员,出了什么事就等着被罚。

  叶修在正院里逛了一圈,眼尖的他看到了挂在大厅里的那把剑,果然不简单,明明就是朝廷重臣,却不肯说,看来要说他没城府,多少还有点警惕心。

  “不好好的呆在床上养伤,开裂了可别怨我们照顾不周。”许博远听仆人汇报说是叶修从偏院走到正院了,放下手中的书,刚出书房就远远看见叶修站在正厅外,看着什么东西。...


与命 【叶蓝】

一(下)


当许博远回到府上的时候,所有的仆人都被马背上浑身是血的人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立刻帮忙把人扶到客房,不断有人把干净的水端来,把昏迷的人身上能擦的血迹擦干净。

  在一旁的许博远顾不上将自己沾上血的衣服换掉,而是焦急的等待着安茶请大夫回来。

  半个时辰之后,就当许博远以为安茶没请到大夫的时候,安茶拉着一个背着药箱的人跑进了客房。

  “快!你要是不能保住这个人的姓名,你就不用当大夫了!”许博远还没来得及说话,安茶就先把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那个老大夫一听这话,也不敢怠慢,还没等缓过气...

与命 【叶蓝】

于是…我又来开坑了…人鱼那篇没什么思路…就先开另外的吧【别打我!】【看我真诚的眼神!】


(一)【上】

  “少…公子!你慢点!”雷州城郊外,一个身穿着深蓝色衣服的人骑着马一边催马一边叫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人。

  许博远根本不把追着自己的人放在心上,好不容易父亲终于同意自己出来了,而且还允许自己骑着马,不好好玩一次才真的是傻瓜。想到这,许博远双腿一夹,催马向前。

   当追着许博远的人最终看到自家少爷的时候,已经是在雷州城外的一个湖边了。

  许博远将马拴在了一边的树干上,自己坐在了湖边的石块...

© 淼淼不言情已至 | Powered by LOFTER